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
 
 
 
 
 

 
 
2016年5月2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三呆婊製造了一個酷刑冤案的時代(多圖)
——專題︰比白吃飽兒還可怕的中共公檢法
 



薛鳳起坐冤獄24年,至今還沒有得到公正的複審判決。



薛鳳起給記者看他申訴了24年的狀紙。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安柳平報導)這是又一起江澤民當政時期公檢法製造的冤案。實際上,製造那麼多冤案都不省心,有那個逼供酷刑的時間真不如踏踏實實的找出真兇來。

京華時報發自河南長垣的這個案子就很典型。

◎一起無頭兇殺案

1991年6月1日是週一,這天早上,河南新鄉長垣縣丁欒鎮薛官橋村的18歲少女薛彩芳像往常一樣離家,向幾公里外的學校走去。

一週後,其它學生都回村了,唯獨不見薛彩芳。一個同學來到薛家,問薛彩芳為何一週沒去上課,這時家人才發現薛彩芳失蹤了,開始四處尋找。

6月7日上午,牛素梅在村南的小橋橋洞中找到了女兒薛彩芳的遺體,「露出來一隻腳,身子其他部位被泥水壓著」。現場勘查筆錄顯示屍體已高度腐敗。

6月8日晚,薛官橋村召集黨員開會,要求配合公安調查。

6月10日凌晨1點多,薛鳳起被警方從家中帶走,他當年32歲。薛鳳起1977年高中畢業後,在李官橋聯中教初中物理,1980年前後,聯中撤銷小學,6個村設立小學,薛鳳起回到薛官橋村小學擔任校長,同時擔任五年級語文老師。1986年,縣教育局正式發文任命薛鳳起擔任校長,薛鳳起同年入黨。

1991年是薛鳳起脫產到長垣縣教師進修學校進修的第三年,4月份他報考了河南省民辦教師轉公辦教師的考試,5月份即收到進修學校口頭通知,他考試合格,進修結束後,就可以到汲縣(現衛輝市)師範學院強化培訓3個月,然後就能成為公辦教師。就在這個當口上,公安沒本身抓到真兇,就隨便抓一個,薛鳳起天上飛來橫禍。

被抓時,薛鳳起和妻子、兩個孩子正在睡覺,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誰啊,幹啥的?」門外的人回答,「找你配合調查情況」。

薛鳳起起身開門,六七個人立即闖入房中,有人介紹其中有個人是刑警隊長,還有人直接抓住薛鳳起的手,戴上手銬,把只穿一條褲頭的薛鳳起帶上停在大門外的一輛吉普警車。

薛鳳起沒能再回來,「是他強姦殺害薛彩芳」的消息很快傳開了。

公安當然知道真兇不是他,但江澤民時代要破案比例,破案多的升官發財,破不了案的回家抱孩子去。

◎同監人員稱其身上不斷有傷

薛鳳起回憶,當晚被帶到刑警隊,被押到了長垣縣公安局副局長牛學忠面前,邊上坐了個書記員,兩邊各站了四五個刑警隊員,地上放著一堆尼龍繩和皮帶。

薛鳳起稱,警方讓他承認是他殺的薛彩芳。他拒絕後,警察給他打開手銬,把他的胳膊扭到後背,往頭部提,綁上尼龍繩,接著用皮帶、三角帶抽打他,「一絲不掛,連褲頭都脫掉了」……

他稱,自己被打得實在受不了,就想「不如暫時認下,等以後提取精液和指痕,不是我的,就洗清不白之冤了」。

但不知是警方未提取到精液和指痕證據,還是根本沒有進行屍檢。警方又接著讓他交代具體的作案細節,說不對,又被打。不是他做的他怎麼能說對呢?!

1991年6月10日中午前後,薛鳳起被送進長垣縣看守所。幾天後,他又被提到刑警隊,要他說出在什麼地方還藏了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他們就又開始打我,但我還是說不出他們要我說的內容,牛局長就蹲在我跟前,很急地說︰薛鳳起,人家走路的能把薛彩芳的鞋放那麼遠嗎?」他稱,因受不了毆打,便按照他們的思路招認在麥地藏鞋。他不知道鞋的具體樣式、顏色,又被打,直到猜對才結束。

薛鳳起說,自己幾乎每次被提審時都會挨打。他在檢察院批捕科提審時翻供,當夜卻再次被警方帶走6個多小時,遭毆打,答應永不再翻供才算罷休。

薛鳳起被批捕後,警方問得更細,逼供、誘供的次數並未減少,「繩勒胳膊、煙灰燙後背,皮帶、三角帶抽打等等,都有」,薛鳳起說。

今年3月16日,京華時報記者找到3名當年曾與薛鳳起同監室的人員,他們均證實薛鳳起在看守所期間身上有傷。

陳飛在1991年8月7日因涉嫌搶劫被關進長垣縣看守所,他說︰「當時正值夏天,見到薛鳳起滿身傷痕,胳膊幾乎不能動彈,繩子捆的印子像麻花一樣,吃飯的時候雙手捧不住一個饃,更不用說端碗了,都是其他人伺候著餵飯,就連大便也需要有人幫忙脫褲子、擦拭,每次出去回來,身上都會再添新的傷痕。」

連國相和周永軍也都稱曾看到薛鳳起渾身傷疤,雙手不能拿東西,他們都伺候過薛鳳起吃飯睡覺。連國相稱,「這是我親眼所見的真實情景,願意作證,如有虛假願負法律責任」。

說真話的證人也被關押挨打,只許說假話。

◎多名證人稱曾被關押被迫改口



江澤民殘暴統治,其治下公檢法專門製造冤案。

薛鳳起在剛被警方帶走時就交代了自己1991年6月1日上午的行蹤。薛華鋒和薛存讓證實,當天早上8點多,薛鳳起先離家到40多米外的薛華鋒家買煙,碰到薛存讓,薛存讓和他一起賣過化肥,催他去收化肥賬。

之後薛鳳起去了村委秘書程現立家,再去韓發祥家要賬、去韓本正家看刨樹,之後路過薛子光家,在他家包了會兒餃子,停了幾分鐘後,又去薛套軍家要賬,出來後,路過村小學,看了一會兒小學蓋教學樓,就直接回家了,「從薛套軍家拿了兩根鋼筋棍,交給我老婆,然後就到我哥哥薛運光家打麻將了,中午回家吃飯,下午又繼續打麻將,到天黑後才回家」。

作為證人,韓發祥被帶到縣公安局一間屋內,被要求坐在地上,雙手被銬在桌腿上,在他堅持證明薛鳳起當天到他家要賬,沒有作案時間之後,證人也被送進看守所、剃了光頭,關押10多天。這就是江澤民時代的公安。

韓發祥稱,自己被關並未拿到法律手續,提審時遭民警用皮帶抽打,「不讓我說是6月1日那天到我家要的賬」。韓發祥又被要求在筆錄上簽字,「簽字的時候連筆都拿不穩,更不敢看筆錄內容」。

韓本正證實薛鳳起去他家看了刨樹,也被警方以包庇薛鳳起為由關押了約一週,之後改口稱記不清具體日期後獲釋。

當年的村委秘書程現立稱,薛鳳起被帶走次日,公安局副局長王進然把黨支部、村委會人員都叫到村支書家開會,「讓兩委重點調查6月1日這天薛鳳起的行蹤,村支書讓我和村長薛子光重點落實」。

程現立稱,當天薛鳳起確實去了他家,和他商量找人幫他安裝車棚的事,之後去理髮。

當天上午,村長薛子光的3個女兒去看他,薛鳳起路過進去坐了會兒。

程現立和薛子光還調查到薛鳳起去程文奎家理髮、到韓發祥家要賬、韓本正家刨樹等,並都寫了證明。

次日,程現立和薛子光等多人到縣公安局送證明材料,「但公安局副局長王進然接過材料後說,此案已破,薛鳳起招認了,你們回去吧,不要管這事了」。

不久,檢察院又找程現立調查,程現立如實講述。但幾天後公安又找他調查,他如實講述後,現場公安威脅他,如果堅持講真話,就要以其收了好處、包庇薛鳳起為由,將其關進看守所,無奈之下,程現立按照警方的引導,說記不清薛鳳起在哪天去他家了。之後的幾年內,他和家人內心一直恐懼不安,因昧心作證而感到對不起薛鳳起,又害怕哪天公安局的人還會找他,「精神受到極大摧殘」。

薛鳳起稱,他在看守所期間,和他關在一起的勞動犯(因罪輕在看守所服刑)樊建強曾幫他給家人寫信,「把我當天上午的行蹤說了一遍,目的是想讓家人明白我沒做那見不得人的壞事」。

記者輾轉找到樊建強當時的妻子,獲悉樊建強已喝藥自殺近20年,其妻已改嫁,想不起樊建強是否曾跟她提過為薛鳳起寫信一事。

薛鳳起的哥哥薛運光稱,薛鳳起被抓數天后,有一名男子騎車來到他家,說薛鳳起寫了一封信給他,他打開發現不是薛鳳起的字,只看了抬頭就把信燒了。很快他就被拘留,理由是串供。薛運光被關了約半年後獲釋,但沒拿到任何法律文書。

關於串供,還有兩張紙條。

薛鳳起說,「我被拘留第二天家人來送被子時,讓我看了一個二指寬的紙條,內容是『這事到底是不是你幹的?你說實話』,署名是薛運光、薛子光、薛存讓、程現立」。之後還有一次,看守所指導員把他提到值班室,讓他看了第二張紙條,大意是「鳳起,王所長是自己人,有啥事給他說,是你就承認,不是你打死也不能認」,署名是薛運光。

這在長垣縣法院的判決書中成了薛鳳起推翻有罪供述的原因。

◎兩次判死刑後改判死緩

長垣縣檢察院於1993年2月21日,以強姦婦女、故意殺人罪將薛鳳起起訴到長垣縣法院。庭上,薛鳳起拒不承認指控,其辯護人也稱認定薛鳳起犯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律師辯稱,關於薛彩芳被害時間,起訴指控是1991年6月1日上午9點,公安的結案報告卻說是11時許作案,公安及檢方卻未對此做出說明;起訴書指控薛鳳起強姦了被害人,除薛鳳起在有罪供述中講過其強姦了被害人外,沒有被害人處女膜是否破裂、體內有無精斑(被告人供述射過精)的檢驗報告,也沒有被害人受侵犯的證據、沒有被害人被強姦被害的目擊者;此案無任何直接證據,間接證據均不能證明被告人犯有強姦殺人罪。

律師還稱,從薛鳳起的家到案發現場一個來回近3公里,當時天下過雨,被告人無論如何也做不完起訴書所指控的全部罪行:即尾追、搏鬥、掐死、脫衣、強姦、抱著屍體位移50米,下到溝裏將屍體放好,返回第一現場整理死者的物品,又將部份物品(衣物、包)用火燒著、燒完,返回家中換衣服、洗衣服、刷草鞋,又到薛遠光家從容不迫打麻將,沒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是完不成的,現場卻未發現任何與薛鳳起有關的物證,這個過程也沒被人發現。

相反,卻有人證明,在這段時間內,被告人沒有出現在犯罪現場,但警方堅決不採納。

另外,律師好奇,薛鳳起作案的如此詳細過程是怎麼來的呢?!看來,警方有編造故事的本事卻沒有破案的本事。

最終,長垣縣法院還是認定薛鳳起強姦殺人,依據除現場勘查筆錄外,就是薛鳳起的有罪供述、兩名證人發現薛彩芳鞋子的證言,以及薛彩芳母親證言證明薛彩芳離家時所穿衣服、所帶物品,程現立等人給薛鳳起傳紙條「此案是否作你說實話」等證言,無直接證據。

薛鳳起家屬在此案終審裁定後,從律所查到的律師閱卷筆錄中,發現了當時長垣縣法院做出判決的說明︰「被告人薛鳳起強姦婦女、故意殺人一案,經審查卷宗材料,認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於1993年3月30日,將此案退回長垣縣檢察院補充偵查,檢察院未補充任何材料又將此案退回本院,遵照王院長指示,合議庭全體成員於1993年4月19日下午15時將此案向新鄉市中院刑二庭王春元庭長做了匯報,王庭長聽完匯報並查閱卷宗材料後答覆,『此案被告人供述的犯罪細節較詳細,沒有直接證據也可定案。按新鄉市政法委的意見,可以判」。鑒於案情重大,於1993年4月26日將此案向院審委會做了匯報,經審委會研究決定,薛(鳳起)強姦殺人一案,按市政法委意見,被告人已構成殺人、強姦罪,因證據不足,決定依刑法判處薛鳳起殺人罪有期徒刑15年,強姦罪10年,並罰執行20年,被告人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即喪葬費等8800元」。

薛鳳起上訴,新鄉市中院於1993年12月23日做出裁定,認為此案依法不屬於長垣縣法院管轄,裁定撤銷前述判決,由新鄉市中院一審。

新鄉市檢察院的起訴取消了強姦婦女罪,指控薛鳳起在1991年6月1日上午9時許,尾追本村女學生薛某某至本村南一小橋處意欲強姦,該女不從,薛鳳起便將該女推進麥地,捺翻在地,後恐其喊叫罪行敗露,急用雙手掐住該女的脖子,將該女掐死。1996年5月16日,新鄉中院第一次做出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薛鳳起死刑。

河南省高院於1996年7月22日以原判事實不清為由,將此案發回重審。1996年12月22日,新鄉市中院第二次做出一審判決,依然判處薛鳳起死刑,之後又被省高院發回重審。

1998年12月18日,新鄉市中院第三次做出一審判決,改稱「鑒於本案具體情況」,判處薛鳳起死緩,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1萬元。薛鳳起繼續上訴。河南省高院於1999年6月4日以此案「基本事實清楚、基本證據確實,足以認定」,裁定維持原判。

2015年7月9日,薛鳳起在多次減刑後刑滿獲釋。

◎什麼時候見青天

在被關押的24年間,薛鳳起的父母、岳父母均已離世,他也由一個32歲年富力強的青年變成年近60歲的白髮翁。

獲釋當天,他和家人即在監獄門口拉出橫幅喊冤,希望引起社會關注。今年1月25日及1月28日,他先後向河南省檢察院、河南省高院正式遞交申訴材料,要求對此案啟動再審程序。

河南省高院近日已對薛鳳起「強姦殺人案」啟動覆查,以決定是否再審。

此後,薛鳳起多次致電該法官,對方均告知其此案仍在覆查中,正在研究匯報階段,他們會認真對待,「他說案件的審查有一定過程,『要謹慎處理,不會輕易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這也是認真負責的態度』。」

4月27日,省高院法官在電話中告訴薛鳳起,現階段的覆查結果有兩種可能︰進入再審或駁回申訴,但結果何時出來仍未知。明明是冤案,怎麼還有兩種可能?

聽說薛鳳起要申訴後,死者薛彩芳的父母和弟弟都怒不可遏。他們說,公安機關已偵破此案,檢察院也已起訴,各級法院也都做出了判決,因此斷定兇手就是薛鳳起。薛彩芳的弟弟稱,如改判薛鳳起無罪,公檢法必須查出真兇並將其繩之以法。薛彩芳的弟弟這個要求對蒙冤者非常不公平。

5月19日,薛鳳起收到了一個快遞。打開之前,薛鳳起以為是河南省高院寄來的《再審決定書》,但他很快就失望了︰這是長垣縣法院寄來的《執行通知書》,要求其5日內履行原生效判決,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1萬元。

5月23日,薛鳳起到長垣縣法院遞交了《延緩執行申請函》,稱河南省高院法官明確告知其此案正在覆查,且其因遭刑訊逼供留下的傷病至今未能痊愈,無法工作,沒有經濟能力,無法履行執行責任。

薛鳳起說,「覆查等了這麼久還沒結果,現在又來了《執行通知書》,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只有把製造這個苦難的根源徹底清除掉,百姓才能看到青天。△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5/21/63523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三呆婊製造了一個酷刑冤案的時代(多圖)
 
 
習近平兩個講話讓江系個個抖抖(多圖)
 
 
俄羅斯-東盟峰會通過索契宣言達成49點共識(圖)
 
 
張鵬翮一介不取(圖)
 
 
同學推輪椅助跑接力賽感動全校(圖)
 
 
5月襲醫第5起 湘醫遭患者家屬打死(圖)
 
 
女子遭陌生男拖拽 4學生組人墻擋壞人(圖)
 
 
醫學武術奇才!遙診4千餘人準確率100%(圖)
 
 
 
急起直追 美金融重鎮躋身人民幣離岸中心(圖)
 
 
文革徹底歇了吧!紅太陽下的淒風苦雨(多圖)
 
 
南非在中國新增設5個簽證中心(圖)
 
 
風濤狂怒 必有貪腐(圖)
 
 
丁香是古人喜愛的口香糖(圖)
 
 
開發商換殼再擺爛 江蘇業主遭警鎮壓(圖)
 
 
歷史回顧:“五·一六通知”和“二月提綱”(多圖)
 
 
美國眾議院通過國際宗教自由法案(圖)
 
 
 
 
陸納杖侄 立懲奢華(圖)
 
 
《小花的味噌湯》——安武一家的生命教育(圖)
 
 
內蒙古百余業主旗政府前討房 7人被抓(圖)
 
 
奧巴馬提名同性戀任陸軍部長 參議院一致通過(圖)
 
 
疫苗掉包被揭穿 渝家長維權被驅離(圖)
 
 
德國制表業為何再現曾經的輝煌(圖)
 
 
新聞簡述(圖)
 
 
阿富汗首席執行官訪華 探討中阿合作與共贏(圖)
 
 
寇準清正為民(圖)
 
 
感恩的莊稼(圖)
 
 
維權簡訊(圖)
 
 
托拉雅族人相信輪回 挖墓趕屍成習俗(圖)
 
 
馬國的非常離奇新聞與江澤民有關(多圖)
 
 
全球最大遊輪首航 滑梯從甲板通到底層(圖)
 
 
二聖祠聯(圖)
 
 
餐廳貼告示:有需要者可免費吃飯(圖)
 
 
 
 
把腿壓在病嬰身上 辯稱孩子會舒服些(圖)
 
 
古代觀天術 玄妙高超精準預知世事(圖)
 
 
深圳香料公司空汙 學生家長維權被抓(圖)
 
 
讓醫學專家茫然不解的兩個罕見病例(圖)
 
 
為難民就業搭"跳板"德推出"一歐元工作" (圖)
 
 
自行車行動圖書館以文化取代暴力(圖)
 
 
清風兩袖朝天去 馬前灑酒註如泉(圖)
 
 
善心的傳染 傾其所有解燃眉之急(圖)
 
 
現代版的竇娥冤案 證明善惡有報是天理(圖)
 
 
小知識:什麼是"供給側改革"(圖)
 
 
FIFA首位女性秘書長誕生 有21年聯合國工作經驗(圖)
 
 
蘋果公司股票兩年來首次跌破90美元(圖)
 
 
治水惠民 功德無量(圖)
 
 
如何修復縮水的衣服(圖)
 
 
廣州公園改建變電站 豪宅業主上街抗議(圖)
 
 
一針見血!"習訪英時" 中國官員很粗魯(多圖/視頻)
 
 
國際反腐峰會承諾加強跨國合作查處腐敗份子(圖)
 
 
巴西通過羅塞夫總統彈劾案 由特梅爾代理總統(圖)
 
 
雙胞兄弟難分辨 色誘面前大不同(圖)
 
 
神留下的啟示──法國夏爾特大教堂(圖)
 
 
山東萬人上街三日 抗議化工項目落地(圖)
 
 
媽媽被打暈 孩子被暴力搶走(圖)
 
 
朝鮮導彈發射失敗與江的命運有關(圖)
 
 
菲版川普任總統 美艦闖礁遭驅離(多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