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精彩网语:德国人嫖娼,苏联人患性病

网闻

【人民报消息】1949年后,中共有一位党魁,卸任后绝不对后任指手划脚,因为,他死在任上;另一位党魁,卸任后也绝不对后任指手划脚,因为,他失去了指手划脚的能力;还有一位党魁,卸任后同样不对后任指手划脚,因为,他被囚在家里。之外,全变了。

今天的电视机估计是坏了,怎么调台都是一个画面,很多人很多人排排坐着不说话,好像听一个老师讲座,比传销大会安静。

他们的这个圈子构成了当前中国的上流社会,哪些人呢?贪污犯,行贿者,维稳小组,歌舞伎。

知道选举投票为什么必须现场而不是网路,实名身份而不是网路虚拟ID吗?看下面评论就知道:「执政党与我们有巨大价值鸿沟、信息鸿沟、话语鸿沟,一句话,我们与他们之间有无法弥合的代沟。」

美国人自豪的说,我们上午投票下午就知道谁是总统了;某国人淡定的说,我们今天投票,去年就知道主席是谁了;朝鲜人激动的说,我们不用投票,小时候就知道谁是下任领袖了;日本人悲催的说,我们一直投票,就是不知道是谁。

走的国家多了,也就成了「邪路」。

台上滔滔不绝,台下平声静气。不管新路老路,但你穿双破鞋,能走什么好路?

前苏联黑色幽默:苏联垮台之前,一位美国记者问一位苏联妇女:「你最恨我们美国人还是最恨德国人?」这位妇女不加思索的回答说:「这还用问吗?最恨德国人!」为什么?「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个德国人弄出了社会主义,最后他们自己国家不搞,要我们搞。德国人嫖娼,苏联人患性病。」△

(人民报整理)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11/9/57471.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