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自燃!曾慶紅連同鐵帽子一起燒成灰(多圖)

姜青




「鍋裡的水都燒開了,魚竟然沒感覺到」,還美滋滋的!



2007年曾慶紅想當國家主席,結果被退休!

【人民報消息】曾慶紅這個人很喜歡張揚,他的兒子曾偉也繼承了他的這個特點,曾偉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筆項目的進項少於一個億,免談。」其牛逼程度不亞於他爹曾慶紅在政界的瘋狂。曾偉在澳洲買了個別墅,就鬧的滿城風雨。

曾偉和央視《影視同期聲》節目的原主持人、妻子蔣梅,在2008年斥資3240萬澳元(約人民幣2.5億元),在當地購買了一座豪宅,這是當時澳洲最昂貴的豪宅,也是澳洲房產交易史上第三昂貴的豪宅。該豪宅位於Wolseley Road,該馬路聚集了悉尼乃至澳洲最貴的豪宅。他們因此獲得了澳洲的投資移民簽證。買下豪宅後,還不算完,小夫妻倆計劃斥資500萬澳元(約人民幣3800萬元)將此豪宅拆卸後按照自己的喜好重建,此重建工程是悉尼有史以來最貴的民宅重建工程。

此醜聞在北戴河一次會議中爆炸,元老和政治局堅持要求曾慶紅講清楚,他兒子從哪裏來的這麼多錢,是否與他以權謀私有關。曾慶紅漲紅了臉,扭著脖子大叫說:「孩子大了管不了,和我沒關係。」

「鍋裡的水都燒開了,魚竟然沒感覺到!」

2015年2月25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登署名習驊的文章,題目是《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裸官」是中共官場上的特殊用語,就是父親在官場撐著,兒子辦了移民,把家族撈來的黑錢轉移到外國。

文章說,「慶親王奕匡工作能力很差,名聲也不太好,官運卻好得出奇。自1884年到大清倒臺的27年中,他先後負責外事、海軍、財政等重要部門,最後升到首席軍機大臣、內閣總理大臣,當然忙得要命。但是慶親王業餘時間更忙,忙啥呢?吃飯、打牌、投資。」

文章譏諷道:「英國《泰晤士報》駐華記者莫里循披露,慶親王的銀行存款高達712.5萬英鎊──稍早,簡·愛小姐在桑菲爾德莊園做家庭教師,年薪30英鎊,生活就比較體面了;達爾文買了一幢帶花園的豪宅,不過2000英鎊。

慶親王理財很有天賦,也有超前意識。雖然外國銀行已經進入中國,但是八國聯軍侵華硝煙未散,人們的愛國熱情空前高漲,大家恥於與外國人打交道,更願意到中國人的銀行或錢莊存錢。 」

慶親王卻格外青睞外資銀行,特別是英資匯豐銀行,民族金融機構裏沒有他一厘錢。要是遲生一百年,慶親王肯定是個家小在外、見首不見尾的『裸官』!」

文章畫龍點睛的說:對此,連老外都忍不住了,莫里循毫不客氣地寫道:慶親王的所作所為,簡直是在坑害這個國家。湖北省咨議局議長湯化龍仰天長嘆:「鍋裡的水都燒開了,魚竟然沒感覺到!」

是啊,「鍋裡的水都燒開了」,曾慶紅最近還能搞出個徐明猝死案,這豈不是「自燃」。

自燃與嘬死

「人體自燃」這種現象有史記載以來,已有200多年,一個人能在完全沒有感覺的情況下被燒沒有了,而且旁邊的東西,甚至報紙都完好無損。因為科學無法解釋這種超可怕的現象,所以一直「熟視無睹」。

1974年11月12日,美國人傑克·安吉爾在旅途中投宿飯店,但卻因疲勞而昏睡了四天,到了16日下午,他起床後走到旅館的附設吧臺,一位女服務生突然對著他大叫:「你的右手燒起來了!」傑克一看大吃一驚,他的右手已經被燒的呈現紅黑色。趕快去醫院,檢查結果發現,除了表皮的燒傷之外,連內部組織也燒傷了,另外喉部和胸部也有輕微的灼傷。由於右手的燒傷程度嚴重,必須截肢。傑克始終搞不清楚為什麼他的手會無緣無故燒起來,而且絲毫沒有感覺,醫生也無法解釋。

在八十年代初期,英國發生了兩起案例。第一個案件是一位七十三歲老人死在自家的火爐邊,但是當時的火爐中並沒有炭火,而且房間中的其他東西都未遭到損害,放在壁爐上的眼鏡也好端端地放在原處,但是它的主人卻已成為一堆灰燼散在地板上。另外一件自燃事件是發生在二十七天之後,一位老太太同樣被發現在家中燒成灰燼,而只留下兩條小腿以下的部份,家中其它物品卻都完好如初。

直到2010年12月22日,愛爾蘭76歲的老人邁克爾·法爾蒂(Michael Faherty)燒傷致死於自己家裏,官方說經過謹慎研究後稱之為「人體自燃」。這是世界上首例「官方」認可的人體自燃事件。

「鐵帽子王」並不是「請君入甕」,而是自燃。世界上無法找出答案的人體自燃事件與曾慶紅的「自燃」不是一回事,那些人體自燃是在他們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而曾慶紅的「自燃」,換成另外一個詞來表達,那就是在清醒的狀態下「嘬死」。

一個愚蠢的陰謀

從江澤民當政以來,江的攝政、特務頭子曾慶紅就是個搞暗殺的專業戶。誰擋了三呆婊的仕途和錢途,那都是由曾慶紅派人去暗殺的。十六大,曾慶紅從江的狗頭軍師走到了前臺,當上了中共的「國家副主席」。從這時開始,曾偉才從瞪著紅眼兒看著江綿恒成為「中國第一貪」到衝進大貪大腐的前列。你往哪兒沖不行,非搞死替薄家守著錢櫃子的徐明。

大連實德集團董事長徐明是薄熙來的人,沒有薄熙來,他不可能1999年28歲就成了福布斯富豪榜上中國最年輕的富豪。薄熙來利用權力把錢塞到他手裏,他再返回給薄瓜瓜和谷開來。所以,薄家三口用徐明的錢用的理直氣壯。徐明對薄熙來全家更是忠心耿耿、感恩戴德。他只知道誰給他好處他忠於誰,在公開審判薄熙來時,他仍對薄仰視到五體投地。

曾慶紅的代理人、東北黑富商戴永革與徐明發財的路子不太一樣,只要能弄到錢,戴永革敢動刀動槍,說白了是個亡命徒。在徐明入獄前幾年,曾慶紅已經派出自己的「錢櫃子」、代理人戴永革接近徐明,為侵吞實德集團公司鋪墊道路。


為錢無惡不作的黑老板戴永革。
據報導,徐明被關押的三年來,實德集團曾一度每月需償還的利息近一億元。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尚不得而知。有消息說,徐斌及戴永革先後參與到實德集團的重組和償債之路上。實德集團目前已經完成了大部份債務重組。2012年10月,哈爾濱人和集團老板戴永革以實德集團重組的「新話事人」身份現身。徐明的哥哥徐斌徹底退居二線,戴永革團隊成為實德重組的實際控制方。

戴永革為什麼參與為實德集團償債呢?他又不是徐明的親哥親弟?流傳的一種奇怪的說法是:戴永革是徐明「最信任的人」。言外之意,「最信任的人」來幫助徐明度過艱難的時刻。

那麼,就奇了。「最信任的人」在最關鍵的時刻應該是拔刀相助,而不是趁火打劫啊!不應該對徐明的哥哥排除異己,把徐明的公司歸為己有啊!這不是「最信任的人」幹的事,這是最卑劣的人幹的勾當。

當然,這麼幹,就得把徐明安置好,他若沒有去處,出獄後還是個麻煩。安置徐明,戴永革權力不夠,這事還得曾家辦。

徐明被安置在骨灰盒裏




徐明的靈堂設在他的大連別墅一樓。

這個大家不必操心,曾慶紅早已經安排好了,把徐明安排在湖北武漢的監獄裏。武漢就是江曾鐵桿兒親信、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徐明並不知道自己的命攥在江曾人馬的手心兒裏,得不到絲毫保障。

按理來說,像徐明這麼重要的證人、知情人,應該住單間,不能讓他泄露機密,也不能讓別人把他滅口。

但是,他住的牢房卻是4人位。跟徐明住在一起的3個人,都不是犯人,而是特務。每天24小時在一起,徐明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由3個人去監視、記錄、匯報,連上廁所的空子都落不下。在寂寞的日子裏,除了老奸巨猾的、警惕性極高的官場人,都會放鬆警惕性,更何況徐明是通過薄熙來暴富的商人,沒經歷過官場的你死我活。

近日,網上出現一個不知道哪兒來的爆炸消息,說是臨要出獄的薄熙來「金主」、大連實德大老板徐明在獄中突然死亡,旁邊只有那3位「獄友」。消息說,這3位只聽到徐明在廁所裏倒下的聲音,都沖了過去……。猝死時間是2015年12月4日凌晨時分。

12月的凌晨時分,是熟睡的時候,3個犯人為什麼都驚醒到如此程度?徐明在廁所裏摔倒,3個人同時衝進去?!

隨後有消息說,死亡5小時後火化。火化後說徐明因心肌梗塞而死。

隔了一天,曾慶紅兒子兒媳的合夥人戴永革包機前去武漢把徐明的骨灰盒接回來,徐明的哥哥徐斌也同機前往。

徐明的好友透露,早在今年中秋節時,徐明還打電話告知家人和好友們,自己身體很好,偶爾會鍛煉,精神狀態也很好。

即將提前出獄的徐明,在電話裏還曾與親信討論出獄後的系列計劃和安排。

實德公司一個高管透露,在此之前並未聽說徐明有心肌梗塞疾病。實德高管以及接近徐家的知情人士都表示,聽到徐明去世的消息,都覺得太意外了!

大連實德集團的人和徐明的家人都不敢置信這是真的。他才44歲啊,前兩天還鍛煉身體跑了萬米,準備東山再起,幾天之後就變成了骨灰!

大連實德創建人、集團董事長徐明變成骨灰,曾家就如願以償了嗎? 相反。曾氏父子自己爬進蒸鍋裏。

2015年新年的預言




新年期間,周永康地盤四川,宜賓高縣一小學挖出各10多噸重的
螃蟹和蟾蜍雕塑。寓意江澤民與其狗頭軍師的結局!



這是挖出的形似逼真的螃蟹石雕,寓意曾慶紅將被繩之以法!

2015年新年期間,江澤民一家三代去了海南東山嶺打算「再起」,沒想到周永康的地盤四川一古宅挖出了造型逼真的「蟾蜍」「螃蟹」形狀的兩塊巨石。共20噸左右重。簡直太絕了,和坊間流傳的江澤民和曾慶紅是什麼東西托生的就對上了碴口。

1985年江澤民去上海當市長,上海坊間就流傳,江是癩蛤蟆(學名蟾蜍)托生的。這個消息到底是真是假,看看江綿恒的長相就知道了。另外,江綿恒搞防火牆,第一個被擋在墻外的詞就是「蛤蟆」「青蛙」「江大蛤蟆」。

2004年10月22日還有一則更莫名其妙的新聞,說時任國家林業局黨組成員、中國林科院院長(江的六叔江上青的女兒)江澤慧領導的國家林業局出了一個「關於促進野生動植物可持續發展的指導意見」,認定包括梅花鹿在內的五十四種人工繁殖馴養的野生動物可供食用。江澤慧不但鼓勵吃梅花鹿,而且明確規定青蛙、蟾蜍這些與江澤民生命來源有關的動物被列入中國「重點保護動物」,人工繁殖馴養的也不允許捕食。

那麼,江的狗頭軍師曾慶紅的來源是個什麼東西呢?2007年就有個小道士轉述老道的話說,曾慶紅是一隻非常毒的寄居蟹,殼的前半部分是由三只蛤蟆頭摞起來的。乍一看,還以為又是一隻癩蛤蟆呢。當拿掉三層蛤蟆頭之後,才可以看到完整的寄居蟹的樣子。」

上網去查「寄生、螃蟹」,上面的解說是:它們(包括癩蛤蟆)靠濾食海洋中的生物為生,常被許多小動物寄生(江親信和姘頭們),毒螃蟹就喜歡藏在三層癩蛤蟆頭(三呆婊)下面出主意。不過,2002年十六大,江失去黨政兩大權,就把政治局候補委員曾慶紅從後臺推到前臺,任國家副主席。

今年新年,四川一古宅挖出了江澤民、曾慶紅真實來源的兩塊巨石,江曾的命運已經昭然若揭。

徐明猝死,促死曾慶紅

徐明之死使戴永革暗吞大連實德集團的黑箱作業被多家媒體曝光後,被強行刪除。戴永革沒有那麼大的譜兒驚動劉雲山給幫忙,於是戴永革的後臺老板曾慶紅家族浮出水面。如果徐明沒被暗殺,曾慶紅還死的慢點兒,這一來等於是曾自己給蒸螃蟹的鍋底下添了一把火。

今年4月17日,公安部和最高檢、中組部、央行、外匯管理局等多個部門展開「天網」行動。

有媒體披露,在公安部內部24局(即緝私局),來自多省市緝私局的分支機構和各地檢察機關政府部門的公務員,向公安部實名舉報戴永革當老板的哈爾濱「人和地產」在澳門、珠海、北京、上海、河北、黑龍江等地非法集資。

但這一起涉及千億元非法洗錢案件和澳門賭場地下錢莊犯罪活動,卻被公安部某個高層領導扣押。同時下令不得向公安部和最高檢、中央政法委和中紀委反映問題。於是爆料更帶勁,抄了戴永革25年前發黑財的老底。

爆料稱,上個世紀90年代初,哈爾濱人和房地產老板戴永革,就靠著黑龍江省省長邵奇惠的兒子邵兵,在哈爾濱以黃、賭、毒生意發跡。在有些資本積累後,戴轉到北京、廣東、湖南、貴州、上海、澳洲、英國等地發展。在北京期間,戴永革認識了曾慶紅的兒子曾偉。

2002年十六大,江澤民失去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位,於是把自己的親信都推進中共決策層,以圖架空胡錦濤。政治局後補委員曾慶紅被安排進政治局常委會,並擔任國家副主席。曾家瘋狂大量掠錢,主要是從這時開始的。戴永革也是從這時開始通過賄賂曾慶紅的兒子兒媳婦來抱牢「鐵帽子王」的大腿。

2002年,曾偉的老婆蔣梅以乾股(不出錢只分紅)加入人和集團,曾任廣州人和董事等職位,2007年獲委任為公司非執行董事,不操心只分紅,與江綿恒走的是同一條路。

搭上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之後,戴永革把人和集團的40%股份無償轉讓給曾偉的老婆蔣梅,這樣雙方的利益就綁在了一起。戴永革才真正有了大靠山,賺黑錢才真正踏踏實實。

2009年,《雪梨晨鋒報》曾報導,曾偉與妻子蔣梅花3,24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2.5億元)在澳洲悉尼買下當地百年豪宅並計劃再花費50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3800萬元)將其推倒重建,引起媒體界和當地民眾強烈反彈。結果三上法庭,曾偉終於如願。

有消息透露,這個百年豪宅是戴永革買來效忠曾家的,並為之翻修成澳洲最豪華的別墅。但是,就像徐明的法國別墅一樣,你說不清那錢到底是誰付出的。沒有曾偉與妻子背後的曾慶紅,沒有戴永革巴結上曾慶紅的兒子,戴永革哪裏有錢奉送澳洲別墅?所以,追究是從誰的腰包裏掏出來的錢,實質意義不大。

蔣梅和曾偉還是一家澳洲註冊公司(Fruit Master International Ltd.)的董事,但公共文件並沒有泄露公司職能。經查,這家公司的其他四個成員包括黑道發跡的人和集團主席戴永革。根據澳洲公司資料資訊,戴永革和蔣梅同時擔任在雪梨註冊的人和國際公司的董事。

蔣梅還是香港註冊上市的房產開發公司「人和商業控股」(Ren He Commercial Holdings)的總裁。公司董事長是戴永革。該公司專門在大城市開發經營地下商場,當時市值320億港元(合四億澳元)。

據爆料,有了曾慶紅的兒媳蔣梅做靠山,戴永革在中國各地專門拿地鐵工程,沒有要不來的。其中在廣州有王曉玲(曾慶紅的親屬)幫忙,戴永革拿到了地鐵發包權。在長沙,戴永革在曾偉的幫助下,通過武力火拼獲得了發包權。據稱,戴永革在中鐵局具體承包單位拿了回扣10個億,要給曾慶紅的兒媳4個億。反正,戴永革操刀,賺的40%一定要孝敬曾慶紅家族,這是定死的規矩。

2010年,黑老板戴永革覺得澳門賭場生意是巨大的洗錢機器,於是與蔣梅商量,在國內成立地下錢莊,專門做高官、「富豪」向海外轉移非法資產的活兒,從提成中獲利。他們利用大批貪官污吏急切把非法撈來的錢漂白,於是在深圳、珠海、大連、北京、上海、長沙等地掠奪和轉移贓款超過千億之多。

中紀委一位知情人說:曾慶紅自以為聰明過人,其實是聰明過頭了,蠢的讓一家子在自燃。△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5/12/11/62582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