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濟南書記落馬噴淚 濟南泉群停噴告急(圖)

肖慶慶




濟南原市委書記落馬噴淚、嚎啕!



濟南名泉停噴告急!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2015年3月30日以《濟南泉群告急!72名泉已停噴17個》為題報導說,截至目前濟南四大泉群72名泉中已有17個停噴,位於濟南市趵突泉公園裡的臥牛泉、柳絮泉、皇華泉和老金線泉面臨停噴危機,被譽為「天下第一泉」的趵突泉持續8天跌破27.60米的紅色警戒水位,面臨停噴。

3月31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登了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社、中國紀檢監察報社、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絡中心聯合發表的文章,說山東省委原常委、濟南市委原書記王敏接受記者採訪時「幾度因他泣不成聲而中斷。他的哭聲,時而低沉壓抑,時而撕心裂肺,其中不乏對自己罪孽深重的懺悔,而更多的則是對紀律審查的恐懼。」王敏最終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並送司法機關制裁。

濟南名泉停噴,接著濟南書記噴淚,這兩個新聞放在一起看簡直是笑話,但其實不是笑話。按照古人的說法,名泉停噴是人幹了壞事所致,濟南是山東的省會,江系人馬在濟南幹了多年的壞事。

以前的不說,從1997年江系人馬吳官正(無官正)當上山東省委書記以來說起吧,山東連遭大殃,2002年接任的是張高麗,張高麗是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是作為江勢力的一員進入中共決策層的。

最近,濟南市委書記王敏公然與習近平的反腐指示叫板,據報導,在查扣王敏及其家人收受的錢物中,僅十八大以後收的購物卡就多達173張,占其收受購物卡總額近四分之一;收受商人、官員賄賂200餘萬元,占其受賄總額的12.1%。

王敏出生於山東濟陽,從山東聊城市東昌府區曹莊大隊下鄉知青開始,到在濟南市委書記任上落馬,王敏當官從來沒離開過故土,坑害的完全是自己的老鄉親。

作為典型的「兩面人」,王敏與薄熙來不同,薄熙來的兩面太露,讓人一眼就看穿,但王敏不是,為了樹立自己的形象,王敏「兔子不吃窩邊草」,擔任濟南市委書記後,王敏曾在大會上明確講,濟南的幹部不要去他家裏。他不在家時有幹部送了東西,他都馬上退回去。一來二往,濟南的幹部就沒人敢給他送了。

當王敏落馬時,很多同事、甚至當了九年的秘書都懷疑是否抓錯了人。不少濟南幹部對「王敏落馬」感到非常意外。他們認為「王書記」慷慨陳詞,緊扣「紀律和規矩」,他的一貫風格是「上連天線、下接地氣」,從來沒有「不對勁的地方」,怎麼會被抓呢?

百感交集的秘書哭了

據報導,在同事眼裏,王敏對下屬以嚴厲著稱,不接受下屬的請托事項,不允許搞「烏煙瘴氣」,對工作搞不上去的地方和當事人毫不客氣。其上一任秘書戚某跟著他一幹就是九年,有三次提拔機會,但王敏明確表態不能「特殊照顧」,直到2012年戚某才得以任用。他從來不允許秘書幫別人請托私事或者轉送禮物,知道了他的脾氣,時間一長,秘書也就不敢這麼做了。

在秘書眼裏,這是嚴厲的出圈兒的領導人。但是王敏事發後,組織要求這位曾在王敏身邊工作九年的戚某配合組織調查,要說老實話。當年的戚秘書心裏不知是啥滋味,哭著說自己裝修住房的時候,王敏還特意叮囑他:「需要錢告訴我,千萬不要犯錯誤。」讓戚某大感意外的是,就是這樣一位平時「嚴於律己」的領導,背後卻大肆斂財、追求享樂。在這一點上,王敏比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們手段高明的多。

據報導,王敏將許多紀律和規矩寫在文章裏、講在會議上。說起用人,他講「堅決整治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拉票賄選和突擊提拔幹部等問題」;說到反腐,他講「要始終保持查辦案件的強勁勢頭,對腐敗份子,不論涉及到誰,都要一查到底、堅決懲處」。

王敏常常把「守紀律講規矩」掛在嘴上,在檢查考核市屬部門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市委傳達學習省委會議精神、全市領導幹部學習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等會議上,一再大講領導幹部「要深刻理解嚴守政治紀律的嚴肅性,時刻緊繃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這根弦」,可謂語重心長、情真意切。

所以,一個人你不能聽他說什麼,不管是好是壞,你要看他做什麼,他做出來的好事或壞事,才是他真正思想的具體體現。一個人滿腦子垃圾是不可能做出利他無私的好事善事的,因為人的思想支配著人的行為。

王敏極力塑造一副清正廉潔的形象,為的是迷惑身邊工作人員和下屬。他和那個「長大要當貪官」的五歲小女孩不一樣,她以為當貪官是好事,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是好事。而王敏知道自己貪腐是不對的,所以他要偽裝。而在家人面前,他露出來的是一副真面目。這一點他不如周恩來狡猾,周恩來幹壞事連老婆都不告訴,所以儘管現在很多人揭露出周恩來的一些凶狠無人性的史實,但依然有很多人被迷惑。

家人透露全家被他拉下水:王敏的腐敗三部曲排除濟南在外

每個人心中都有善的種子和惡的種子,人澆灌什麼種子就長出什麼樹來,而這將決定人的未來。

1992年,擔任山東省委辦公廳秘書二室主任的王敏還不到36歲,從美國參加培訓班回到北京,經熟人介紹,和幾個商人一起去豪華酒店吃喝玩樂,儘管只是一面之交,不該做的王敏都做了,不該幹的王敏都幹了。那位熟人看他不過如此,又多次帶他去高檔場所玩樂,讓他心靈中那個「惡」欲迅速滋長。

當然,人生存的環境影響也非常重要,在江澤民掌權時代,江的姘頭們一個個趾高氣揚,高調出場。官員們也受其影響,情婦少了都怕別人看不起,所以落馬的官員除了極少數之外,都包養了好幾個。還沒落馬的尚未統計在內。

落馬後,王敏供認,久而久之,對商人們的這種包圍,或者說「商人圈」十分喜歡,常常是樂在其中。這種奢靡生活對他刺激很大,看到別人生活那樣舒適,環境那麼高檔,花錢那樣大方,很是羨慕。當然,他不是江澤民的兒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恒,不可能官商集一身,那麼只能找機會以權換錢。

據報導,除濟南以外的請托人給王敏行賄,他毫不避諱的當著家人的面收錢收物。一開始,家裏人也擔心,但王敏總是滿不在乎的說「這是朋友送的,都是正常交往,沒有關係。」一來二往,家人也就對這些往來坦然受之,收錢的膽子也越來越大,收受的錢物也越來越多。

升了五次級之後,2005年,王敏升任山東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這時他結識了濟南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的總經理趙某,從此拉開了相互利用、權錢交易的序幕。這個頭兒一開,這個人就完了。

2005年與趙某認識不久,他主動將妻子介紹給趙某,並對趙某說,「你這個阿姨人很好,和她處不好的人肯定有問題。」心領神會的趙某對王敏妻子百般討好,主動帶其到北京、香港、澳門旅遊、購物,從名牌衣服到名牌手提包,哪個好、哪個貴就買哪個。2008年,在王敏默許下,趙某為其女兒購買住房。趙某還多次帶王敏妻子去澳門賭博,王敏妻子不用出賭資且「分紅」。

為了讓女兒一家過上所謂的幸福生活,王敏縱容女兒在趙某的公司長年「吃空餉」,並多次打招呼、拉關係、鋪路子,幫助女婿承攬工程牟利。

報導說,近十年來,在王敏的力挺下,趙某的生意順風順水,財源廣進。基於為趙某提供了諸多便利,王敏向其索賄的底氣十足,儼然把趙某當成了自家的「錢袋子」和「提款機」。趙某則對王敏「知恩圖報」,先後向其行賄現金、房產、名人字畫等錢物累計達人民幣1800餘萬元。

除了濟南那個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趙某之外,王敏的「購不厭累」「住不厭精」「賭不厭多」腐敗三部曲把濟南排除在外。

貪腐是毒品,戒掉萬般難

2012年11月,剛剛當了一年濟南市委書記的王敏恰逢56歲生日,又成為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步步貪腐步步高升讓王敏自鳴得意。

在習近平嚴懲腐敗之下,王敏依然表演兩面遊戲,一方面樹立自己的形象,把許多紀律和規矩寫在文章裏、講在會議上。就在落馬當天,王敏在全市領導幹部大會上作廉政警示教育報告的新聞,仍然充斥當地媒體的頭版,甚至頭條。

另一方面,該拿就拿,該玩就玩,習近平的八項規定出臺,特別是中央整治「會所中的歪風」通知下發後,王敏信是信,但不相信會整治到自己頭上。

十八大以來,王敏借到北京參加中央全會、兩會等機會,多次給濟南那個房地產公司總經理趙某打電話,明示暗示讓其送錢。

2014年6月,王敏借在中央黨校學習之機,潛入趙某在北京的會所吃喝玩樂。

報導說,趙某被捕後,王敏害怕與其經濟交往被牽出,惶惶不可終日,極度煎熬,幾乎崩潰。

即便如此,王敏仍心存僥幸,總覺得趙某不會將他供出來,直至被帶走接受組織調查那一天,還對其抱有幻想。王敏很不成熟啊,趙總經理怎麼可能不把他供出來呢?抓進去了,趙總就必須得把自己的發家史說清楚,一吐嚕出王敏,中紀委就明白了,沒有好處,王敏不可能為一個八桿子打不著的商人玩兒自己的政治生命。

2014年12月18日,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12月25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中央已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

2015年2月給予王敏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2月17日將王敏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王敏在《懺悔書》中說:「夜夜難以入睡,幾乎天天半夜驚出一身冷汗,醒來就再也睡不著,總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出事。白天常常魂不守舍,省委通知開會,怕在會場被帶走;上班時怕回不了家;上級領導約去談工作,也怕是借題下菜。開會時在臺上坐著,往往心不在焉,只得強打精神撐著;一個人時,唉聲嘆氣,多次用拳頭敲打自己的腦袋,發泄胸中壓力。」

看來,當貪官並不舒服,難怪多憂鬱症。△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5/4/5/61193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