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
 

!挖周永康家祖墳的被抓住了(多圖)

瞿咫




周永康長子周濱在一審法庭上。

【人民報消息】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譴責和要求中共停止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有185位議員聯署支持此項議案。

6月15日,新華網發布湖北省宜昌市中級法院對周永康長子周濱案的公開宣判,判處有期徒刑18年並罰款3.5億余元人民幣;還提到周永康二婚妻、前央視女主播賈曉曄6月9日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9年、罰款100萬人民幣。

6月15日,巧了,也是習近平的生日。

新華社宜昌6月15日報導說,法院6月15日認定,被告人周濱和其父周永康共同利用周永康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9804.66萬元,數額特別巨大,系周永康受賄共犯,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9億元。

法院認定,周濱夥同他人,利用其父周永康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24億余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6億元。

法院還認定,被告人周濱身為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違反國家規定,未經許可經營國家限制買賣的物品,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其行為還構成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法院同時認定,周濱具有自首、坦白、積極退贓、認罪悔罪等法定或酌定從輕處罰情節,遂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應為24年,免了6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502億元;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宣判後,周濱對保住小命感激不盡,當庭表示,接受法院判決,不上訴。

報導最後說,案件審理過程中,司法機關充分保障了周濱及其辯護人依法享有的各項訴訟權利。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媒體記者等社會各界人士旁聽了宣判。

至此,徐才厚癌症死,妻子與獨女都進去了;周永康夫妻、父子倆都進去了。周永康製造車禍假相把元配害死了,二婚妻在6月9日被判刑9年,罰款100萬,當庭表示不上訴。郭伯雄父子倆也前後腳都進去吃免費餐了。摟了再多錢有意義嗎?

薄熙來為了快速升官,全國第一個帶頭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還真從大連市長爬到遼寧省長、商務部長、重慶市委書記,進入了中共中央25人決策層。

到了這個級別上,差一步進政治局常委會,差兩步就可坐上習近平這個位子。看似離的很近了,一邁腿的事,實際上天壤之別。為什麼?

看過一個新聞,說導演請一位有特異功能的朋友幫他看看,為什麼一位條件非常不錯的漂亮女演員怎麼捧都捧不紅。這位朋友見到這位女演員後,對導演說以後不需要白費勁捧她了,她不可能紅,因為她的行為不端、很淫亂,把德都蹧蹋光了。沒德了,怎麼可能成為名演員呢!

舉一反三,這些進去的惡官們不但淫亂,而且背負著無數條人命。中國有句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償命那就得被殺多少次,怎麼可能當官呢?這些作惡的官即使爬上去,也是拿命換的。看看江澤民當政時父子折騰的多歡,江綿恒是中國官商一體的首創者,還是「中國第一貪」,借著父親江澤民的影響力和權力,與外商簽合同簽到手都軟了。後來怎麼樣?肺癌,外界知道的就做了兩次手術!

江當政時,有一次,一位去中南海給江治病的氣功師回來說:「中國沒希望了,江澤民把故宮搬到他家去了!」江澤民出訪德國時,曾用經濟利益要挾命令德國把他經過的街道上所有的窨井蓋焊死,怕的是有人爬上來暗殺他,一位德國老人說:他幹了多少壞事才嚇到這種程度啊!

2002年12月9日,國際清算銀行發布長達105頁用於評估5月到9月的例行報告,第29頁有這樣一句話:「需特別注意的是,中資銀行(一家或數家)轉移了三十多億美元的資金到它們位於加勒此海地區的分支機構。」

江澤民在交權之前,把時價200億人民幣的美金從國家銀行偷出來,以私人名義存入加勒比海的中資銀行,然後再轉到其它西方國家的銀行。

看風水修祖墳

2014年7月29日,中央宣布周永康被立案調查,其請老和尚看相修祖墳的往事又被重提。現在有人譏諷他,說迷信風水,修了祖墳,結果還不是進去了?!風水是很重要,但起決定因素的不是風水,這個周永康不知道。

1992年10月的十四大,周永康首次成為中央候補委員,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副總經理、黨組副書記。

據財新網報導,當地人傳言,90年代周永康在北京時任副職,曾請老和尚看相,他指周的面相是好的,但一直任副職,是祖墳有問題。

據報導,周家祖墳位於江蘇無錫市錫山區西前頭村,祖墳旁邊還有一個死水塘,和其他鄉親的祖墳一樣,周家祖墳原為土墳,默默湮沒於一片桑樹林中。

為求自己的官做大做正職,周永康多次打電話,叮囑弟弟修祖墳。

修祖墳果然改變了風水




周永康為求好官運,除了修擴祖墳,並從周家故居旁向北挖開一條河,連接宛山蕩,使它成為有出有進的活水。

1995年,前頭村所在的厚橋鎮派人為周家擴墳,砍掉四周的桑樹,種上四棵無錫市樹樟樹,又填平了祖墳旁的死水塘。

周家修擴祖墳同時,還新開了條河,連接宛山蕩。村裏原有條小河,自村西始,但到村南已為死水。按照風水來說,這是大忌,所以工程隊按照周家的要求專門從周家故居旁向北挖開一條河,接通了宛山蕩,由此河流成為活水。

當地很多人都說,這條河是專為周家的風水而挖。因為按照無錫的風俗,「有進有出」的活水,才是好風水。

果然,很快,周永康的官越做越大,為巴結周永康而來拜周家祖墳的官員和商人越來越多,當地政府還為此修了一個專用停車場。當然,周永康修祖墳,並非誠心孝敬先祖,絡繹不絕的那些權貴們也不是孝敬周永康的祖宗來的,是為了自己升官發財來的。

鄉親們說,周永康當四川省委書記之前,在中石油時,家裡的弟弟們就都發了大財。

1960年代初,周永康的父親病逝於西前頭村東的數間平房裏。周永康(原名周元根)作為家中大哥,在北京石油學院就讀,二弟周元興、三弟周元青都是初中畢業後就在鄉務農。

之後,三弟周元青當過大隊支書、又娶了官員之女周玲英。周玲英是西前頭村北安樂橋人,個矮,人稱「矮玲英」,其父做過無錫縣坊前鎮黨委書記、無錫縣商業局長,這在當地就是「高幹」啦。因此,女婿周元青也沾光當上了小官,從大隊書記做到無錫縣厚橋鎮副鎮長,後落選,被調往其他鎮任職。1995年6月,無錫縣撤銷,設錫山市,周元青曾任錫山市經濟技術協作辦公室主任。

1997年2月鄧小平死後,江開始毫無顧忌的挑選提拔願意死忠自己的人,當年9月周永康成為中央委員,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一年之後,周永康調任國土資源部部長、黨組書記。1999年到2002年,中央委員周永康任四川省委書記。到哪裏都是正職!

2000年12月,周永康當四川省委書記,錫山市拆分為錫山區和惠山區,三弟周元青任惠山區國土局副局長,老婆周玲英則在當地想去哪兒去哪兒。她先在厚橋供銷社做營業員,後去厚橋食品站,做過站長,再調至無錫縣食品公司。近些年,周永康的三弟媳周玲英和她兒子周峰開始開公司,住到無錫市區一棟複式住宅裏。

二弟周元興則一直留在西前頭村照看祖墳。村裏人說:「周元興家發得太快了。他大哥在中石油時,他們家已有錢了;周家大哥到四川以後,二房就更有錢了。」附近村裏人還記得,周元興從前抽的是兩塊五的煙,打5毛錢的麻將,兩圈牌打下來,就輸得拿不出錢來,「現在不得了,他抽的是軟中華,吃的老酒是五糧液,要吃多少有多少」。

百雞王

周永康有個綽號「百雞王」,是淫亂成災的意思。

當四川省委書記時,成都的百姓都知道周永康經常強姦省委賓館的女工作人員,並遵照江的指示,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其經常去北京,面見江澤民,並常常吹噓「我是江主席的人」。

後來,周永康派人輾死了元配,娶了小28歲的賈曉曄。

據報導,周永康指使前秘書、原四川省副省長郭永祥精心安排車禍謀殺了自己的妻子王淑華。兩個直接行兇人事後雖被逮捕判刑,但是並沒有真正去坐牢,而是安排到山東勝利油田當了領導幹部。

有知情人向記者爆料,周永康的兩名前司機此前早已供認,郭永祥在周永康授意下,精心安排以車禍的方式謀殺了王淑華。當時兩輛車從相反方向同時撞向時任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的妻子。兩名司機當時都是武警,被捕後雖然名義上判處了15-20年徒刑,但事實上兩人都沒有坐牢,而是都被安排到勝利油田當了領導幹部。其中一名司機成為司機副隊長,另外一名調往山東中石油之後成為副總經理。這兩名司機被捕之後已向有關方面供認了謀殺的詳情與細節。

江迅速提拔周永康的原因

江澤民看周永康連老婆都能下手,就沒有幹不出來的事。於是在2002年12月初把他悄悄調到北京安排當公安部長,把時任公安部長賈春旺踢去最高檢察院。殺人開了戒,自此以後,周永康的血案就越來越多了,到了罄竹難書的地步。

中央委員、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一進北京就直接成了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連政治局候補委員這一級都跳過去了! 2002年12月28日新華社正式宣稱,江澤民簽署第84號令,任命原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為公安部部長。

原來周永康為了娶江澤民老婆的外甥女,製造車禍輾死元配之後,才有機會當上公安部長,為接羅幹的班,當中央政法委書記做準備。

挖周家祖墳的被抓住了




周永康缺大德,祖墳被挖開一個洞,破了好風水!

就在周永康官兒越做越大,周家祖墳越來越熱鬧之時,2009年發生了一件大事,周家祖墳被人挖了洞。破了風水!

知道底細的人議論紛紛,說:這種事在古代就有,那就是子孫不幹好事,把祖宗都連累了。

周永康知道後,渾身冒冷汗,有一種不祥之感。此事驚動了周永康掌權的公安系統。警方使出吃奶的力氣也沒有偵破,於是在周家祖墳四周和前往周家祖墳的兩個路口,都安了探頭。直到周永康出事也沒破案。

當然破不了案,不是人幹的,人咋有本事抓住呢?

最後,抓住了。是誰?!

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二老婆被判9年;長子坦白交代有功,24年徒刑減至18年。三人一審判決後均表示不上訴。(文/瞿咫)△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6/17/63632b.html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