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
 
 
 
 
 

 
 
2012年2月2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中国公厕,形成舆论的公共场所?
 
龙应台
 
【人民报消息】一脚踩进去,大吃一惊,马上想回头就走,但是偌大的黄土高原上,到哪儿再去找一个厕所?于是犹豫不决地就站在那儿打量。

没门的厕所不是没见过,但是眼前这个结构嘛,非但没门,在坑与坑之间只有一堵矮墙,也就是说,蹲着的人一偏头就可以看过去一排人头,当然都属于别的正蹲着的人。若是不偏头直视前方,就得准备随时和那进进出出的人打个照面……当然是人家站着你蹲着,人家穿着衣服你半裸着,人家从高处俯看正在用力的你。哎,越想越是全身起鸡皮疙瘩。怎么办呢?

只好面对着墙壁,低下头来。至少在三面墙的环护之下,有被掩蔽的错觉;而且也避免和别人四眼相对。我像一只缩头缩尾的病鸵鸟蹲在那儿,然后就听见有人走进来;是新加坡来的作家。她叫了一声“哎呀!”就停在那儿不动。过了一会儿,发现了我,遂也走了过来,默默地作了我的邻居。

在我们离开时,看见另外两个坑上也已有了人;两位来自河北的作家,正蹲着聊天。那两个人是把背对着墙壁,脸向外蹲着的。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两个海外人蹲错了方向!

“可是,为什么脸朝外呢?”我们边走边研究,那坑的结构极简单,没有什么非要人朝外的科学理由;那么,“难道我们的鸵鸟心理这儿的人没有吗?”恰好一个上海朋友走过来,我们问他,他露出听天方夜谭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那当然脸朝外啦!否则岂不是把光光的后面给别人看吗?”

新加坡人反驳得也快,“没道理呀!依照这个逻辑,那么脸朝外,岂不是把光光的前面给人看了吗?”出来游山玩水的作家们乱哄哄笑一阵,这个不怎么适合绅士淑女的笑话也就过去了。

但是对我这个喜欢对文化现象胡思乱想的人却没有过去;在笑话的里层一定有一个文化的合理解释,一定有的。

离开西安,回到我宁静的书房里,终于可以把一路上朋友的赠书好好读读了。首先就要看西安的作家怎么写西安。贾平凹的《西安这座城》写得深情款款,突然有几句话揪住了我的眼睛:“你不敢轻视了静坐于酒馆一角独饮的老翁或巷头鸡皮鹤首的老媪,他们说不定就是身怀绝技的奇才异人。清晨的菜市场上,你会见到手托着豆腐,三个两个地立在那里谈论着国内的新闻,去公共厕所蹲坑,你也会听到最及时的关于联合国的一次会议的内容……”

有意思了!他把酒馆、巷头、菜市场与公共厕所并列起来,显然表示公共厕所是一个现代的所谓“公共空间”——和今天的酒吧、广场、演讲厅,从前的水井边、大庙口、澡室和菜楼一样,是市民交换意见、形成舆论的场所。在西方,一般家家户户都有自用的卫生设备;马路边的公共厕所不为居民所设,使用者是真正内急的过路人。过路人互不相识,解完手继续上路,没有在厕所里说三道四的欲望和必要。厕所只有机械功能而不具社交功能。在这种情况下,各人关起门来办各人的事儿最简单便捷,谁也不打扰谁。门,是必要的。

可是当公共厕所是相属某一个社区的设施时,它不可避免地就担负起交流的任务。都是街坊邻居,在厕所里碰面能不聊几句吗?若是和暖的春天,人们可以在村子里头大树下边抽烟边谈话;若是萤火虫猖狂的夏夜,人们可以抱着自己的凳子到庙前广场上边赶蚊子边论天下。到了寒气侵人的冬日里,反正不能下地,难道公共厕所不是个颇为温暖的去处?至少那儿遮风挡雨,那儿弥漫着人的气味,那儿肯定有人……即使是寂寥的半夜三更。去那儿的人在排完胸中块垒之后通常神清气爽,无所郁结,容易挺直了背脊畅所欲言。再说,厕所里一目了然,不会有密探埋伏,竟也是个说话有豁免权的自由天地。

老农蹲在大树底下聊天时,肯定个个把背对着树干,脸朝外。脸朝外,才好左顾右盼,呼朋引友。在这种地方若有一个家伙脸朝着树干,把背给别人看,显然是愤世嫉俗的,古怪的。公共厕所既然和大树一样是个互通气息、发表意见的公共空间,哎,我当然蹲错了方向!

而既然是公共空间,有门不如没门吧?我们能否想像将咖啡馆的座位一一间隔起来用门掩上?那就不再是有沙龙性质的咖啡馆了。我们能否想像将一个城市的大广场切成小块用一扇又一扇的门关闭?当然能的;从前的君主们为了不让市民聚集论政,曾经在广场上建筑起七七八八的设施,用以抵消广场的公共空间作用。但是市民“街谈巷议”的欲望是堵不住的;人们遂流向公园,流向老庙,流向……公共厕所。伦敦有海德公园,台北有龙山老寺。而“文革”期间,多少人在交代不出来的时候脱口而出,“是厕所里听来的”?如果是个有高墙厚门、谁也听不见谁望不见谁的厕所,贾平凹又怎可能在蹲厕时“听到最及时的关于联合国的一次会议内容”?

而且,我也绝不会听到这么精辟的民族自我分析:北京人多礼多话,上公共厕所时,一个说,“真巧啊,您老也上厕所呀!天这么冷,幸好这厕所离得近。您先请先请……”那另一个就说,“您也来啦!身体好吗?老爷好吗?大嫂几时……”临走时,两个人还得再来一回合:“您老尿完啦?好啦?您……”而内向寡言的陕西人据说是这样对话的:

“尿?”

“尿!”

“完啦?”

“完啦!”

因为没有防堵的门,所以市民对国事的看法得以交换而集思广益,人们对乡里的情感得以交流而同舟共济,个人更因为胸腹中无所郁结而得以充分发泄个性才情。作为一个责任重大的公共空间,公共厕所之有门无门朝里朝外,差别大矣!

--转自作者博客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2/2/2/55975.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中国公厕,形成舆论的公共场所?
 
 
争十八大上位 薄熙来“唱红”2700亿(图)
 
 
告你一个真实的毛泽东
 
 
日本火车盒饭让中共亡党亡国(多图)
 
 
洪峰被打和廖祖笙失踪
 
 
“2012” 中国人 你买船票了吗?(图)
 
 
为立法封口!党派出俩宝贝玩儿你(多图)
 
 
剑指十八大布局 胡耀邦之子“大鸣大放”
 
 
 
韩寒送给中国读者的最大黑色幽默
 
 
东阳富姐被判死刑 周永康薄熙来操控司法(图)
 
 
江系傻眼!上天借哈文之手踢掉赵本山(多图)
 
 
两条小黑狗两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图)
 
 
刘晓明大使PK韩寒 绝对笑料
 
 
中宣部杜撰《悬崖》为哪般
 
 
北大未名湖畔的冤魂知多少?(图)
 
 
德媒:《人民日报》不属于人民
 
 
 
 
看完这历史故事 你不会再说老天眼瞎(图)
 
 
〝薄爷爷〞的孙子梦
 
 
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
 
 
三十而毙的央视春晚(图)
 
 
金正恩宿命写真(图)
 
 
奥巴马被指鼻子与吉拉德被围困(图)
 
 
慈安太后的后裔导演新片入围柏林影展(多图)
 
 
中共非共与白马非马
 
 
孔庆东 司马南 韩寒一席谈
 
 
孔庆东为什么骂“港人是狗”?
 
 
小笑话:哈文是2012最伟大预言家(图)
 
 
60多岁了 党妈劈大腿惊泄天机(多图)
 
 
周永康被爆亲自出马镇压 大量装甲抵四川藏区
 
 
刘晓明「有备而来」 中国将出现巨大变数(图)
 
 
胡耀邦长子龙年高调警告中共高层(图)
 
 
一个黄牌警告!殃视春晚歌手集体沦陷(图)
 
 
 
 
大年初一 周永康在汪洋地盘制造血案(多图)
 
 
从首相在街头吃热狗说起
 
 
金正日和哈维尔
 
 
想做独裁者的金正恩被军方打伤(多图)
 
 
薄熙来“慷慨”的忽悠
 
 
是谁非要处死吴英?(图)
 
 
龙年春晚告诉了我们什么?(图)
 
 
李春姬也会笑!金正日猝死是一把钥匙(多图)
 
 
过年,扳不断的民族之根(图)
 
 
李咏龙年春晚的“感想”泄露“天机”
 
 
BBC:讨好中共 默多克拒出版彭定康回忆录(图)
 
 
“卖萌”!宋祖英尺度再大也萌不过她(多图)
 
 
新年看微博──二百多人博言惊心动魄
 
 
用“党报”和“小学课本”给韩寒补课
 
 
“立波秀”挑战CCTV “春晚”恶评如潮
 
 
江系乐死了!也门议会通过“豁免权法”(图)
 
 
宋祖英丈夫揭这夫妻图片是合成的(图)
 
 
中共用红包“打败”通胀(图)
 
 
草木皆兵的中共
 
 
龙年2012看《倚天屠龙记》
 
 
!!!中南海“也需要查查尿”(图)
 
 
“目光短浅”引人发笑 薄熙来又玩砸了
 
 
《十三钗》再遭滑铁卢 中共奥斯卡梦碎
 
 
?你喜欢图片中的哪种姿态和眼神(多图/视频)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