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歌谣: 三退拍手歌(图)
1. 歌谣: 三退拍手歌(图)  (199,719次) 2006/5/16

腊八粥传奇(图)
2. 腊八粥传奇(图)  (192,081次) 2006/5/25

黄菊自杀未遂的内幕(多图)
3. 黄菊自杀未遂的内幕(多图)  (189,916次) 2006/5/21

中共为什么推出那么多清朝电视剧?(图)
4. 中共为什么推出那么多清朝电视剧?(图)  (113,802次) 2006/5/24

5. 我要将他的呐喊发出去──来自退党前线的报导  (105,767次) 2006/5/25

6. 悉尼九评沙龙:中共活取器官现实性 (图)  (105,626次) 2006/5/21

7. 北京家庭教会领袖向大纪元公开声明退出中共 (图)  (104,955次) 2006/5/27

原来如此!邓颖超为何非要公开自己的日记(多图)
8. 原来如此!邓颖超为何非要公开自己的日记(多图)  (53,684次) 2006/5/25

新华网上盘甜品  老江绝密近照曝光(多图)
9. 新华网上盘甜品 老江绝密近照曝光(多图)  (52,619次) 2006/5/17

黄菊出来了!(多图)
10. 黄菊出来了!(多图)  (51,981次) 2006/6/5

11. 六四前夕 中共围剿三剑客 明慧网大显神奇  (51,284次) 2006/6/2

华国锋拍桌怒骂:如今社会好个屁!(多图)
12. 华国锋拍桌怒骂:如今社会好个屁!(多图)  (47,209次) 2006/5/31

腿抽筋!一张说不尽中共恐惧的图片(多图)
13. 腿抽筋!一张说不尽中共恐惧的图片(多图)  (45,881次) 2006/5/18

中共暂时还不会把迟浩田扔出去(多图)
14. 中共暂时还不会把迟浩田扔出去(多图)  (38,652次) 2006/5/16

老婆爆内幕!老江在俄国演讲为何差点被赶下台(图)
15. 老婆爆内幕!老江在俄国演讲为何差点被赶下台(图)  (38,484次) 2006/5/17

黄菊快呜呼了(图)
16. 黄菊快呜呼了(图)  (37,887次) 2006/5/19

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泄露了中共高层机密(多图)
17. 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泄露了中共高层机密(多图)  (37,544次) 2006/5/22

中共在美国有个贴心小蜜(多图)
18. 中共在美国有个贴心小蜜(多图)  (37,382次) 2006/5/30

江青哭诉家丑  毛孙被的士司机赶下车(多图)
19. 江青哭诉家丑 毛孙被的士司机赶下车(多图)  (36,469次) 2006/5/15

中共揭小短!“联动”头头薄熙来又要高升(多图)
20. 中共揭小短!“联动”头头薄熙来又要高升(多图)  (34,387次) 2006/6/2

21. 还没乐傻!心惶惶小曾十七大要抓军权(多图)  (31,646次) 2006/5/31

22. 大事不好!新加坡正围着中共屁股转  (30,005次) 2006/6/3

瞧的不是──达芬奇这名作“画中有画”(多图)
23. 瞧的不是──达芬奇这名作“画中有画”(多图)  (29,954次) 2006/5/28

24. 高层爆惊!中共对“功臣”大开杀戒的前奏  (29,936次) 2006/5/19

25. 回顾:打曾庆红否定三呆婊 气昏江小科长  (29,746次) 2006/5/31

 
 

 
 
2006年6月5日发表 人气:13,294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作者:陈奎德
 
【人民报消息】1989年六月五日,上海。一个灰朦朦的早晨。我坐在赴机场的汽车内,绕过重重叠叠的路障,目睹满街疮痍,遍地狼籍。由于交通瘫痪,路上居然屡屡见有骑自行车并扛车跨路障的去机场的旅客。我的车左奔右突,总算抵达了虹桥机场,登上去美国访学的飞机。从机窗回望家园,耳边似乎还在回响着这50天来亢奋的呐喊声和昨晚香港电视录像上的子弹爆裂声……。反观机舱之内,乘客寥寥无几,神情萧索木然,互不交谈。就是在这种五味杂陈的诡异氛围下,我匆匆离开了那弥漫着狼烟的故国。

六月七日,两天之后,在上海我任教的大学(当时名为华东化工学院,现名华东理工大学)接到北京三个衙门(国家教委、中组部、中宣部)联合下达的文件,指名不准我出国。然而,抱歉得很,在下我刚刚离国两天,难以返校恭敬从命了。

原本我的访学计划仅是半年。但是,归途已断......。

自那时至今,十七年了。没有料到,我再也没有踏上返乡之路。“从此故土变异国”。

回望前尘。六四前,从1987年末到1989年,我从复旦大学应邀去华化创办并主持了一个文化研究所,兼主编《思想家》杂志。

1989年3月14日,我在北京举办《思想家》杂志创刊座谈会,因国安骚扰破坏,酿成一起引人注目的事件。在这次半座谈半流产的“会议”上,戴晴、苏炜等拉上我,征集了1989年第三次知识界签名上书活动,即43位人文社科学者的联署活动。同时,戴晴也把她千辛万苦印成的关于反对三峡建坝的书连同我们的《思想家》创刊号一同派发了出去。

4月15日胡耀邦先生突然去世,北京学运轰然而起,我急急派遣所里两位研究人员驻扎北京,就地观察,随时联络。同时我自己也在上海市内,连同几位学界同仁,四处张罗,征集签名,同时支持北京与上海的年轻学生们与当局的对话诉求。因此,原已定好的4月30日应波士顿学院之邀赴美访问的计划,因学运之故,也因一所美国大学的代表团五月份要来文化所访问之故,推迟到了6月5日。

6月4日晚,本所同仁聚会我家为我次日赴美送行,校长陈敏恒先生亦在座。酒酣耳热之夜,有人急遽而至,手持一份由香港电视节目转录下来的录像带,播放出来,竟是6月3日晚至4日凌晨中共野战军屠城影像!枪声响处,血流漂杵……

六四,作为一个蓦然的转折点,决定性地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自6月5日飞离那血腥之死地后,一系列事变接踵而至,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1989年6月8日,应《波士顿环球报》采访,痛陈六四惨案。

1989 年7月13日,应刚逃离虎口的严家祺、吾尔开希等人之邀,我们前往巴黎参加为期一周的海外学人共商中国国是会议,见识了法国人当年的罗曼蒂克。他们拒绝邀请中国政府代表参加7月14日的200周年法国国庆观礼,而把我们这批流亡者请上了贵宾席。最令人涕泪难禁者,是典礼的第一方阵队伍竟是由中国人组成,他们簇拥着三个巨大的中国鼓,上面赫然大书六个汉字:“自由平等博爱”……全场起立,掌声、泣声交混回响,久久难息(当年那些热血法国人而今安在哉?)。

1990年1月,应邀去普林斯顿大学任访问学者,参加《中国学社》研究项目,主笔《民主中国》杂志。

1996年底,应邀主持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透视》节目至今。

2002年初,参与筹办中国信息中心,主编《观察》网刊至今。

……

诸“罪”种种,我遂成了故国的“不可接触者”,被拒之国门以外,至今,也整整十七年了。

我曾经千百次地想像过有朝一日归国时的情景心境,总是不得要领,难以拼出一幅具体的图像。但是不期然的,脑海中却突然冒出刘禹锡那首略蕴沧桑的七绝来: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物异人非,不复当年。昔日友朋,有弹冠相庆者,有门生遍天下者,有坐拥豪宅者,也有落寞寡合者。人各有运,各得其所,我无意也无权去物议臧否。只是,当有人问我,你不悔吗?我很诧异发现自己情绪竟是波澜不兴,心境很淡地回了两个字:绝不。

遗憾自然是有的,并且很深,不足为外人道。最痛者,是父母双亲在这段时间相继离世,不孝子我未能奔丧万里,扶棺哭灵,捧一抔之土,筑室守墓。双亲生前之暮年,我亦未能敬茶送饭,侍奉汤药。这是我身为人子最难释怀之处。然两老深明大义,多次捎来信息严厉阻我探视之妄念。彼情彼言,没齿难忘。我只能叩首东拜,接领教诲,涕泪交流。

我自然明白询问者之好意,因为的确有人曾直率地指我的选择“不划算”。意谓你本有一个相当好的基地和位置,倘若不要过于执拗,就将如何如何,云云。

我自问并非自命清高淡泊名利的化外之人,也不是无视身外之物不食人间烟火。既生为常人,七情六欲自然难于超脱,亲情乡情亦时时萦绕于怀。然而,没有办法的是,有些人伦的底线是绝然不可逾越的。我不能骗自己。我无法假装没有看见野战军在大街上滥杀无辜,还要仰人鼻息,假模假式地举手拥护;或者制造一套理论说辞来安顿自己的良知,自欺欺人,换取灵魂的片刻安宁。

我更加无法割舍的,是灵魂的真正宁静,是心灵无尘无埃无愧的坦荡,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尊严、良知与自由。

我无法长久维系一个分裂的人格,时时活在一幅面具背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无法长久地被框定于钦定的“语言和语法”内,用一种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方式,撰写一篇又一篇的装腔作势的“学术”论文和一部又一部言不由衷的“理论”专著,成为人见人爱不知所云的“学术权威”和“青年导师”,制造出一代又一代的学术垃圾。

我更无法忍受的,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袭人耳目的谎言宣传,那类小儿科式的愚民音像文字,铺天盖地而来,日日轰炸,使你无可逃遁于天地之间。那是对人的心灵和智力的双重侮辱。

……

简言之,在我心中,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但六四事件并未结束。它还没有进入历史,它还在等待正义。它甚至还未曾被事件发生国的人们公开谈论,公开评判,甚至事件中死伤的确切人数至今还笼罩在沉沉黑幕之中。论及六四,很多人依然热血沸腾,有些人依然讳莫如深。它依然是当代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当代政治中的一根基本杠杆。它仍然在等待“最后的审判”。1989——仍旧是活着的现实。

质言之,只要六四事件还未获得公正审判,只要正义未张,一党垄断未亡,我对那片纸醉金迷的“人间乐土”就了无兴致。那不是我的故乡。

据说,北京当局最近非常关心国人道德,欲在中国推行正确的“荣辱观”,倡导“八荣八耻”。我只能直捷地说,免了吧,何须用如此复杂繁琐难于记忆的字句。什么是耻?六四,就是最大的耻,最大的罪。而六四的亡灵就是中国之荣。你们有了这一“荣辱观”,就一通百通了。

中国老话云:知耻近乎勇。特此郑重录下,并转赠中南海诸公。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6/5/40668.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分享至: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旧金山中国城六四发生中共暴力事件
 
 
欧洲议会副主席与高智晟六四谈中国人权 (图)
 
 
六四敏感日 新华网首页开天窗(多图)
 
 
银行见了“中央军委”…甭谈智商(图)
 
 
法轮功明慧网披露中共安全局部份情况
 
 
长江,从天堂流向地狱 (图)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主题支持维权(多图)
 
 
 
古狗的歌喉被中共再次掐断
 
 
坏了!认错妈了(图)
 
 
神说,我可以成为人们的记忆 (图)
 
 
中共军用运输机安徽坠毁 尸体蹊跷
 
 
动态网「六四」大破中共「金盾」(图)
 
 
这招,使得(多图)
 
 
欧洲议会副主席致高智晟公开信 (图)
 
 
大事不好!新加坡正围着中共屁股转
 
 
 
 
难忘六四:解放军用冲锋枪扫射救护车
 
 
北京访民计划天安门悼念六四被拘捕
 
 
中共建三峡制造千万年洪水之巨灾
 
 
澳洲纽省高院再次聆讯起诉张德江案(图)
 
 
古代人物:"治天下匠"耶律楚材(图)
 
 
陈用林:我哭豺狼笑
 
 
重案侦查李渊被袭 美Fulton警察局发出通缉 (图)
 
 
拾荒老太婆把我兄妹三人的命运都说中了
 
 
欧洲政要北京考察,中共害怕什么?
 
 
中共揭小短!“联动”头头薄熙来又要高升(多图)
 
 
脱离中共周年 陈用林的感慨和期望(图)
 
 
内脏和脑髓被掏空 火化前竟然双眼流泪(多图)
 
 
密西根底特律市民的震惊和气愤(多图)
 
 
有件事情我要说
 
 
大陆各地610头目的遭遇
 
 
六四前夕 中共围剿三剑客 明慧网大显神奇
 
 
 
 
「六四」为中共铺平死亡之路
 
 
今是昨非──坦桑尼亚的文革造反派
 
 
海外著名诗人黄翔精彩质疑余杰们
 
 
这问题比改动“科学定律”本身还提神(图)
 
 
四川司法当局捅破中共发言人的谎言(多图)
 
 
高智晟:把写给「胡主席」的信寄给了我
 
 
北京大旱50年不遇 严重影响2008奥运 (图)
 
 
中共病啦!吃粽子怕过端午节(图)
 
 
抹不去的记忆──被坦克车碾去半张脸的女尸 (图)
 
 
曹东与欧议会副主席在京会面后失踪 (图)
 
 
要求白宫无条件撤诉 王文怡拟控告CCTV记者 (多图)
 
 
华国锋拍桌怒骂:如今社会好个屁!(多图)
 
 
还没乐傻!心惶惶小曾十七大要抓军权(多图)
 
 
回顾:打曾庆红否定三呆婊 气昏江小科长
 
 
高智晟:为中国苦难的复转军人呐喊
 
 
传统文化:端阳之际话端午
 
 
阴魂不散──看「刘少奇」被开膛破肚
 
 
这个习俗的背后是一个神奇的故事
 
 
胡锦涛推贾庆林到香港出丑
 
 
枪声划破天安门广场的夜空 (多图)
 
 
孔子“求神”
 
 
中共将颁布新条例 治民不治官何时休(图)
 
 
当官的有米吃 老百姓只有草吃
 
 
冤!汕尾12村民被判刑 参与杀人的官员仅受处分警告
 
 
相关文章
 
 
 

孔子“求神”  2006/5/31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