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 电子报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读者园地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1. 博文被删:一个人要多贱才会去舔他利班(多图)  (145731次)

2. 丢魂儿啦?!王毅这不是活人的表情(多图)  (136301次)

3. 贺龙文革惨死周恩来之手 纪登奎吓出一身白毛儿汗(多图)  (135444次)

4. 揭秘江泽民为什么想要刘晓庆的命(多图)  (123604次)

5. 菲律宾的第一块奥运金牌是这样得来的(多图/视频)  (114997次)

6. 与司灾神的对话(二):五行异动 诸灾频频(图)  (100954次)

7. 未解之谜:画出天堂的神童阿琪雅娜(图/视频)  (98263次)

8. 靠曾庆红起家的赵本山 谁亲近谁死(多图)  (91744次)

9. 从忠犬将毒蛇撕成两半所想到的(图)  (87521次)

10. 东京奥运 意大利跳高选手为何跪地痛哭(10图)  (83791次)

11. 视频新闻:奥巴马顶风办60岁生日派对,都邀请了谁(图/3视频)  (83647次)

12. 境外中共黑牢曝光 总领事亲自上阵(图/视频)  (75091次)

13. 直播预告 2021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图/视频)  (74332次)

14. 意大利忠狗找到主人坟墓的秘密(图)  (73470次)

15. 微电影《抓捕》没什么台词 却震惊四座(图/视频)  (70558次)

16.  视频新闻:川普首次公开与塔利班谈判细节,几句话镇住了对手(图/4视频)  (68020次)

17. 早该如此!美国星岛日报无奈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多图)  (61481次)

18. 【铁证如山系列讲座】第六集 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业爆炸性增长(图/视频中英字幕)  (49868次)

19. 假如全红婵没有压住命运的水花(图/视频)  (47582次)

20. 【铁证如山系列讲座】第七集 1999年后中国器官海外倾销(图/视频中英字幕)  (42071次)

 
 

 
 
2021年8月29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贺龙文革惨死周恩来之手 纪登奎吓出一身白毛儿汗(多图)
 
姜青
 



右是亲自陷害死老朋友贺龙的周恩来。



1947年9月,贺龙与夫人薛明在兴县蔡家崖晋绥军区司令部。



害死贺龙的周恩来在追悼会上致悼词,暴哭不止,说:我没有保护好他!

【人民报消息】贺龙是中共十大元帅之一,曾担任国家体委主任、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等职。在「文革」中,贺龙被诬陷为准备推动「二月兵变」而被打倒,惨遭迫害。1969年6月9日,为了促使他立即死亡,患有严重糖尿病已经奄奄一息的贺龙被输入大量葡萄糖后惨死;死后,遗体被偷偷火化。

周恩来与贺龙自1927年南昌暴动中相识。中共南昌暴动中,周恩来是最高领导人,贺龙则是暴动的总指挥。贺龙率领的国民革命军第20军就是暴动部队的主力。之后,周恩来介绍贺龙入党,到贺龙去世,两人有着长达42年的交往。

然而不断被披露出来的历史事实显示,文革中周恩来不仅是贺龙专案组的负责人,亲自落实对贺龙的隔离审查,还签署了对贺龙的逮捕令;贺龙罪名的升级更与周恩来有直接关系。

中共原空军司令吴法宪回忆说:「关于贺龙的问题是毛泽东亲自决策的。据我所知,1967年1月,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个人在中南海专门研究贺龙的问题。后来周恩来告诉我,那天,毛主席决定对贺龙采取隔离措施,并要周亲自去落实。周先在北京西郊的山区找了一所房子,要北京卫戍区预先作了安排。然后,他把贺龙找到中南海,先是问贺龙『听说你身上带了手枪?』贺龙说『有一枝』。于是,他要贺龙立即交出身上携带的手枪。待贺龙交出手枪后,他便要警卫部队把贺龙夫妇送到北京西郊的山区。从此,贺龙夫妇便失去了自由。1969年6月9日,饱受折磨的贺龙在北京301医院逝世。」

吴法宪几句话就把事情的根根梢梢都交代清楚了。但把个活蹦乱跳的贺龙囚禁起来,直到被折腾死,那还得费相当的周折。

● 周恩来亲自落实对贺龙的隔离审查

1966年夏,「文革」爆发后不久,康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和中央文革小组的会议上,诬陷贺龙和彭真私自调动军队搞「二月兵变」。同年12月,红卫兵杀进贺龙家中,揪下他的领章帽徽,抄他的文件书籍,扬言要把他押往天安门广场,举行十万人批斗大会。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代表中共组织出面建议贺龙暂停工作,搬到西郊新六所去休息,表示「家中的事情由我来管」。

大陆官方出版的《贺龙传》说,贺龙搬至新六所后,造反派立即追踪而来,扬言要结队前来揪斗贺龙。为此,贺龙的妻子薛明曾三次向周恩来告急,但都没有得到答覆。在不得已之下,贺龙决心返回东交民巷的家中,坐等被揪。在路过中南海时,贺龙觉得应该向周报告一下,就临时决定去了西花厅。当时周不在家,周的秘书经请示后,贺龙夫妇便留在西花厅暂时住了下来。

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披露,贺龙夫妇的不请自来,对周恩来来说不啻是一个「烫手土豆」。但在当时情况下,无论于公于私都不能把落难的贺龙推出门外。据知情者说,贺龙与周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总理,贺龙今日有难,我这次是来求你来了!」在贺龙看来,四十年前,中共最困难的时候,周恩来代表中共党组织请求他率部参加「南昌起义」,如今自己有难,周理应搭救。周本人当然也不会忘记这一点,而且眼下贺龙确实无处可去,在这种情况下,周只好硬着头皮,顶住外界的压力,把贺龙暂时收留在自己的家中。

在此期间,周恩来夫妇对贺龙夫妇在生活上关怀备至,嘘寒问暖,不过却敬而远之,竭力避免谈论贺龙本人的问题。周的这种回避态度,让贺龙感到相当失望和伤心。贺龙渴望能够有一个机会向周恩来申辩一下横加在自己头上的种种罪名,希望周为他说句公道话,而周却始终没有给他这样一个机会。

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党史专家薛庆超的《从文化大革命爆发到林彪事件》一书中记载:贺龙在中南海周恩来家中暂避时,周恩来和李富春奉命于1967年1月18日正式与贺龙谈了一次话,周说本来「这次谈话的还有江青同志,但她临时说有事不来了」。周恩来告诉贺龙:「林彪说你在背后散布他历史上有问题,说你在总参、海军、空军、装甲兵、通信兵到处伸手,不宣传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百年之后他不放心。」「还有,关于洪湖肃反扩大化问题,你、夏曦、关向应都有责任。」贺龙想向周恩来说明:这些都是林彪对自己的陷害。但周紧接着说:「你不要再说了。毛主席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给你找个地方,先去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来。」最后,周对贺龙说:「要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第二天,1967年1月19日凌晨四时,周恩来亲自派人将贺龙、薛明夫妇送到京郊西山附近象鼻子沟的一个地方(实施软禁)。

此时,寒风阵阵,枫叶已落。薛明陪着贺龙来到了西山。薛明回忆,那是个鬼地方,三面环山,只有一条路可以出入,除了丈夫和警卫,什么人也见不到。

到了1967年的秋天,周恩来食言没有去接贺龙夫妇,直到被折磨至死,贺龙也没能再见到周恩来一面。

● 周恩来一手操办置贺龙于死地的罪名──叛徒

贺龙是怎么成为中共的叛徒了呢?这说起来就远了,与中共在1927年8月1日的「八一南昌起义」能挂上钩。

1927年8月1日凌晨2时,由贺龙担任「南昌起义」总指挥,朱德、周恩来等指挥的中共部队向驻守南昌的国民革命军发动进攻,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占领了全城,公布了《八一起义宣言》、《八一起义宣传大纲》。蒋介石当政的国民政府马上调集军队包围了南昌。8月3日,土共的部队撤离南昌,并一路逃跑,死伤非常惨重。

1933年冬,国民政府参议员熊贡卿表示愿意去施南劝降旧识、红3军军长贺龙。于是在1934年2月受国民党南昌行营第二厅厅长晏勋甫的派遣去见贺龙,结果劝降失败,2月20日贺龙将熊贡卿处决。

当年湘鄂西中央局为此事给中央写报告,至今存放在中共中央档案馆里。中共领导层中很多人都知道。身为中共资深领导人的周恩来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更是清楚的很。

32年后,1966年,在周恩来的指使下,晏勋甫之子晏章炎写信给「中央文革小组」,把这件事翻出来,诬指贺龙当年向蒋介石「乞降」,企图「叛变投敌」。

当调查组给贺龙加上「叛变投敌未遂」的罪名上报以后,周恩来不但没有出面为贺龙辩诬,而且还添油加醋。

据邱会作回忆,大约在1966年秋天,在北京的各军兵种负责人被通知到京西宾馆,由肖华、杨成武带队,乘车去叶剑英家看有关贺龙的材料。周恩来还曾特别交代肖华、杨成武,重点是看贺龙通敌的材料。叶剑英对军队干部说:「总理刚才打电话来,特别强调要注意看投敌问题。」这些揭发材料大都来自贺龙比较信任的部下;仅有一份是周恩来提供的一封信,此信是贺龙写给其一位国民政府任职的旧交。

周恩来还命令中央专案组逼迫曾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秘书处长的李仲公制造贺龙通敌叛变的「亲笔信」,这整个过程是由周恩来亲自处理的。

李仲公将贺龙的「亲笔信」托人送交周恩来后,很快就得到周的答覆,周恩来办公室派了一个人到李家,很客气地说:「感谢仲老对革命的支持,仲老的信总理已收到,总理让我们转告希望仲老注意保重身体!」贺龙的信件日后成为贺龙投敌叛变的「铁证」。

1974年,华国锋主导复查贺龙案后,证实这封信是伪造。

● 纪登奎吓出一身白毛儿汗

纪登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法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军委领导成员等职。作为中共中央专案组的负责人之一,纪登奎有权力有资格查阅中共中央绝密档案。

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姚监复1980年代在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期间,他与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专案组负责人之一的纪登奎有过多次谈话,谈话涉及了文革的一些内幕。姚监复曾撰文披露说周恩来是伪君子、刽子手。

姚监复说:「纪登奎曾经告诉我,有次他去西山的党史档案馆,查阅贺龙的档案资料,看完材料出来时,浑身发凉,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中央专案组领导的贺龙专案组的定案材料,把贺龙定为『叛徒』。但是,在档案馆里保存着国民党派人策反贺龙的全部原始档案,包括贺龙向上边的请示及答覆,贺龙枪毙说客的决定等材料。纪登奎的意思是,证明贺龙并非叛徒的原始档案完整地保留在档案馆里,他亲眼看到了、读过了。 」

周恩来是贺龙的入党介绍人,他对贺龙过去的历史结论是一清二楚的。但周恩来主管的中央专案组,却在事实证据俱全的情况下将贺龙定性为叛徒,置于死地。

纪登奎从档案馆出来,越想越不寒而栗,惊出一身冷汗。他发现威望爆棚的周恩来原来是陷害迫害贺龙的当事人,掩盖真实史实的伪君子。

姚监复表示,周恩来在这个惨剧中不是「违心的」,而是直接动手修改、审定贺龙是「叛徒」的专案组报告的冤案制造者和杀害贺龙的刽子手之一。

中共官媒的这一段报导把周恩来的伪君子嘴脸更衬托到了极致:1975年6月9日,在贺龙逝世6周年之际,骨灰安放仪式在八宝山公墓举行,周恩来在贺龙遗像前暴哭不止,握着薛明的手悲痛地说道:我没有保护好他。

● 周恩来一手操办置贺龙于死地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让我们回顾一下贺龙夫妇被软禁在北京西山的这段历史。

1968年初,一日,贺龙在书桌前读书,那是一本《毛泽东选集》,薛明走过来安静地看着贺龙,贺龙好像想对薛明说什么,但是竟说不出声来。

薛明吓了一跳:你怎么了?你怎么说不出话了?

实际上在去西山之前,贺龙就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薛明每天为了贺龙的身体担忧,担心贺龙的营养状况。

糖尿病的症状是尿频、口渴、饥饿。于是在周恩来的指示下,贺龙得不到水喝,得不到饭吃。说白了,就是要尽快的把他拖死。

在顾永忠所着的《共和国元帅:贺龙的非常之路》里面,有贺龙被折磨致死的部份详情。

1968年2月5日,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转发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关于深挖叛徒工作情况的报告》的批示中指出:「刘、邓、陶、及其同伙彭、贺、彭、罗、陆、杨、安(子文)、肖(华)等叛徒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长期隐藏在党内,窃取了党政军领导机关的重要职位,结成了叛徒集团,推行招降纳叛的组织路线……」

这是第一次对贺龙点名定性的中央文件,经毛泽东圈阅认可后发到全国。他被排在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德怀之后,要被打倒的第五位人物。这意味着「贺龙的问题」已变成了「敌我矛盾」。从此贺龙的处境每况愈下。

开始,他们谎称有人要来揪斗贺龙,怕被人发现,把贺龙夫妇居室的窗帘全部拉上,不让他们拉开。随后,又将他们床上的被褥、枕头全部收走,使他们在一段时间里只好睡光光的床板,用手臂当枕头。

伙食也越来越差,饭里故意掺进很多沙子,他们只得向做饭的战士把大米要来,晚上戴着老花镜,把沙子一粒一粒捡出来……

看守他们的人还借口水源困难,连续四十多天断绝了对贺龙夫妇供水。

在那炽热炎炎的夏天,不让拉开窗帘又不让打开窗户透气,把他们憋闷的汗水淋漓,但每天只给他们一小壶水。

71岁的贺龙是个糖尿病人,症状之一是口渴,需要多喝水,这一点点水怎么够?为了保护这一点珍贵的水,他们只好不洗脸、不漱口,渴到实在受不了时才喝上一小口。与此同时,工作人员和警卫战士则天天冲凉洗澡,大量用水。

因此,贺龙夫妻俩起床后,就撩起窗帘,先看看天气如何,如果看天上有云彩,就很高兴,祈盼能下点雨。

到了下雨天,他们就把水盆、脸盆、口杯等等大大小小,凡是能盛水的东西都摆到门前雨地上。

有一天,贺龙用洗澡盆接了满满一大盆雨水,准备留下来喝,在同薛明抬水盆时摔了一跤,摔断了腰椎。医护人员只草草包扎了事,不允许送去医院治疗。自此之后,贺龙在椅子上靠了半个多月不能动弹,大便也解不出来,非常痛苦。

医生又不给治,薛明只好自己嘴里含了肥皂水,用氧气袋上的橡皮管作导管,给贺龙灌肠。结果薛明的嘴也被肥皂水烧坏了。

贺龙被立案审查,特别是红太阳两次明确说不再保贺龙之后,首先是公开点名批判,接着是调换驻地,加强监视。

贺龙和薛明原来住在山上,看管人员借口住房暖气破裂,无法修理,要他们搬家。

贺龙坚决不同意,他几经交涉都不行。

有一天夜里,他们已经睡下,看管人员突然要他们搬到山下去住。

在这里,贺龙和薛明无论是在室外散步,或去厕所,一举一动,都在看管人员的视线之内。

贺龙顿时明白了,这次让他们搬家,为的是好监视他们的活动。

同时,对贺龙在生活上摧残,医疗上进行限制和拖延是为了让他早点死。

贺龙患糖尿病,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这种病虽然不能彻底根除,但并非绝症,只要注意饮食营养,药物控制,精神愉快,病情可以逐步好转或得到控制。那伙人就针对他患病的特点,用杀人不见血的卑劣手段,在贺龙的生活与医疗上捣鬼。

在生活上,贺龙的伙食本来就很差,搬到山下后就更差了。

两个圆形的小饭盒,一个盛浅浅的一点饭,一个盛菜,通常是见不到一点油花的清水煮白菜、糠萝卜,或者是像甘蔗皮一样咬不动的老豆角。

饭菜不仅数量少,质量尤其差,营养缺乏,使贺龙的糖尿病失去了控制,饥饿难忍。

为此,薛明千方百计的到厨房拿了些白菜和盐,放在盆里做腌泡菜,后来,白菜拿不到了,就在园子里找野菜给他充饥,但终究无法解决贺龙的营养不足问题,眼看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虚弱,脚气感染越来越严重,步履艰难,连上厕所也走不动了。

这位替中共打了一辈子江山的元帅,于昏迷中时时呼唤着:水,水,水,饿,饿,饿……

据贺龙夫人薛明后来撰文回忆,贺龙是被人活生生折磨死的,也是渴死的、饿死的。他渴极了,曾经喝过自己撒下的小便;他饿极了,曾经嚼食过给他写「认罪书」的稿纸。他死的时候,肚子铁硬,死后剖开他的肚肠,竟装满了他嚼食下的纸浆。

贺龙愤怒的说:「他们硬是想把我拖死,杀人不见血……」

由于贺龙身体太虚弱了,感到疲乏、心慌、头昏、失眠、心律失常……

1968年3月下旬,贺龙终于病倒了,患了脑缺血失语症,被送进了北京卫戍区某医院。

在一次化验时,贺龙不慎将小便倒在瓶子外边,被一个护士骂得狗血喷头。

由于医护人员的敌视,以及种种刁难,贺龙一肚子的气,病还没有好,就出院了。

在西山,贺龙的医疗原由北京卫戍区警卫一师某营营部的一位姓沈的医生负责。

他对贺龙生活上比较关心,有时悄悄地给买点常备药品和日常生活用的东西,在医疗上也比较认真和用心。但医生有一点点人性都不合格,后来被调走了,换了一个新的所谓「医生」,实际是个男护士,而且符合没有人性的标准。

1968年底,「贺龙专案组」的3个副组长被找去,说:中央决定,对一些重要审查对像的吃药问题要加以控制,不能叫他们自己保存药物随便吃。

那个男护士立即以「组织决定,检查你们自己存放的药物是否变质」为名,把贺龙从家中带去的治疗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和神经衰弱等药品37种共三千多片(粒)全部收走,一粒不剩,甚至把检查糖尿病的试剂也都拿走。

随后,那个男护士减少、调换和中断使用一些重要药品,使贺龙连每天3片必需的最普通的降糖药也无法保证,每次服药都要在他监视下服用。

而且在贺龙去世前的半年多时间里,竟连一次血糖也未给检查。

1969年1月15日,周恩来任组长的「贺龙专案组」竟然向那个男护士下达了这样的指示:「尽量用现有的药物,维持现在的水平就行,也不要像对待好人那样」对待贺龙。

这时,贺龙已被摧残得形容消瘦,身体虚弱的不成样子。

有一天,这「医生」送来的药胶囊已经破裂,胶囊的外壳还留有手指印,显然已做了手脚。

因此,薛明对贺龙说:「这药不能吃,弄成这种样子,谁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便退了回去。

由于这位男护士「医生」忠实执行专案组的旨意,贺龙的医疗条件越来越差,加之精神上的折磨,生活上的摧残,他的糖尿病迅速恶化,1969年5月上旬,连续摔倒了7次。这是糖尿病恶化的征兆,薛明多次提出检查贺龙的血糖和尿糖。但那位对党忠心耿耿的「医生」始终没有同意。

● 神秘的6个小时要了贺龙的命

1969年6月8日晨,贺龙刚听完新闻联播,就连续呕吐了3次,呼吸急促,浑身无力。

薛明以前曾听保健医生讲过糖尿病人的保健知识,因此,她立即意识到这可能是糖尿病酸中毒的反映,心急如焚,马上向监护人员反映,要求医生进行救治。

但那位「医生」到中午12时才从外面回来。

薛明立即找他讲述贺龙的病情。

这天上午,「贺龙专案组」正在开会,接到警卫一师黄参谋关于贺龙病情加重的报告,欣喜若狂。副组长芦某带了两个人坐车来到西山。

警卫连干部和那位「医生」向他们汇报说:贺龙最近一段时间心情比较烦躁,精神状态和饮食都不好,有时心率跳动急速,病情加重……

听完报告,芦某说:「要随时掌握病情变化,及时报告。黄参谋,通知让卫戍区医院派医生来会诊,把病情搞准。会诊结果立即报告专案组。」他交待完毕,就走了。

就这样,拖到下午3时,「医生」才来给贺龙打了一针「止吐针」,但没能止住吐。

薛明一连催促了5次,都被借故拖延。

下午5时,贺龙血压下降,上腹部剧烈疼痛,病情更加严重,警卫连向「专案组」报告:「贺龙病重。」

这时,专案组的芦某同另一个副组长正在办公室打扑克。

4个小时后,医院的两个医生才到。

从贺龙早晨发病,已整整拖了13个小时。

薛明赶紧向他们介绍贺龙的病情,请求立即进行抢救。

这时,芦某等专案组人员已来到西山,两名医生请示他们之后,没有给贺龙作血糖、尿糖检查,却给他输了糖尿病病人万万不能随便使用的高渗葡萄糖。

在给贺龙输液时,医生大声说:「病人昏迷了!」

其实,这时贺龙神志很清醒,待医生走出房间后,他对薛明说:「要小心,他们要害死我!」

薛明对给贺龙输葡萄糖盐水很担心,要求医生谨慎用药,对病人进行检查。

他们取了尿样,送到丰台检验所进行化验。

后半夜,化验结果出来了,只见医生在小声嘀咕什么,原来,他们并不是检查病人尿糖高低,而是企图给贺龙加上「畏罪自杀」的罪名。

9日零时5分,已确诊贺龙是酸中毒之后,仍不用治糖尿病的特效药胰岛素,尽快控制病情的恶化,而是对贺龙进行有害的反治疗,继续输葡萄糖盐水,这一夜整整输了2000CC(4吊瓶),致使贺龙病情急剧恶化。

这两个医生怕病人死在自己手中,零时40分后,不得不打电话请示送解放军总医院(即301医院)抢救。

凌晨5时30分,301医院派医生、护士带救护车来到西山。

他们对病人做了检查后,又向医院请示,直到7时许,医院才同意送去。

当决定将贺龙送往301医院时,他的神志依然很清醒,明确表示不愿意去。

他说:「我没有昏迷,我不能去住院,那个医院不是我住的地方!」贺龙知道,他去那里等于羊入虎口。

但医生声称这是「组织决定,非去不可!」坚持把贺龙送院。

随后,有人拿进一副担架,大家就七手八脚地把贺龙抬上担架。这时贺龙微微睁开眼睛,用深情的目光看着妻子,点了点头。薛明要跟着去医院,但硬被挤下车去,此次一别便成了永诀。

救护车开出西山时,芦某等专案组人员的吉普一直跟在后面保持50米的距离。到玉泉山东南角公路上时,救护车停了下来给贺龙输氧抢救。

6月9日上午8点多钟,贺龙被送到301医院14病区,这是一个普遍外科病区。8时55分,贺龙住进医院,拖到10时25分才开始治疗。10时55分,贺龙血压下降到70/40,11时30分,主治医生提出组织有经验的专家会诊抢救。但医院的头头不允许对治糖尿病酸中毒有直接关系的代谢科专家参加会诊。也就是一门心思让贺龙立刻死。

但毕竟是心虚,因此会诊时不让专家去见病人,不让他们知道病人是贺龙,只允许专家们同病人「背靠背」的根据「病情汇报,化验和X光片讨论」。

就在会诊后1个半小时,即1969年6月9日15时零9分,贺龙终于在精心折磨之下,走完了他的一生。从他神志清醒住进医院到去世,只有短暂的6小时零9分钟。

如果当初,贺龙真的背叛了中共,他一定会颐养天年。

● 贺龙去世后不放过其家人

贺龙去世的喜讯传到「贺龙专案组」,传到中央。他们决定虽不能斩草除根,但也要在贺龙亲属心上插把刀。

「贺龙专案组」派人去西山接薛明及找他们的子女来向遗体告别。

得到已经去世的消息,大部份人员赶到301医院,就在病房外面的过道上,「二办」办公室主任秦某和「贺龙专案组」的3个副组长经过商议后决定,给「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写报告,请示如何处理贺龙后事;

专案组派人把薛明接到301医院后,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向她讲述贺龙住院检查的经过。

她记得,医生对她说,贺龙的血糖1700,下午3时零9分死亡。

也就是说,从贺龙住进医院到死亡,才6个小时;血糖1700,比平时高出十几倍。

薛明不明白,「进了这样治疗和抢救条件完善,有那么多国内外知名的医生,为什么仅仅6个小时便造成死亡?」

「恰恰这6个小时正是他们没允许我在贺龙同志的身边,我也没听说他们给用过什么抢救的药品。」

301医院医生讲完以后,专案人员让薛明等着,他们还要去接贺鹏飞等子女来,一同去看贺龙的遗体。

薛明回忆说:「当时我坚决反对,担心他们又要耍什么花招。他们告诉我,是请示了中央首长,是命令,(孩子们)非看不可。」

过了一会儿,贺捷生、贺鹏飞、贺晓明等子女也被接来了。

薛明由他们搀扶着,来到停放贺龙遗体的房间,他们来到贺龙遗体旁边。

没有哀乐,没有花圈,只有一条白床单盖着贺龙的身躯。

只见他长长的头发,两眼紧闭,眼角的清泪未干;脸颊消瘦,嘴巴微微张着,唇上胡须没有修剪……已经两年多没有见到父亲贺龙的子女,看到父亲死得这样惨,悲愤交加,痛哭失声,都哭的像个泪人。

在同贺龙遗体告别后,薛明仍然被送往西山。

当天晚上,贺龙的遗体就被悄悄地送往八宝山以「王玉」的化名火化了。

火化时不让亲属到场,火化后,「贺龙专案组」把骨灰盒秘密放在一个小殡仪馆里,并下令:不准传出去,要绝对保密,不让人们知道贺龙之死的真相。

1980年,电影《元帅之死》上映,其中有一个镜头:贺龙没有水喝就喝雨水,但是被守卫打碎了杯子……

薛明看到这一幕,泪如雨下。

薛明每次都不敢翻开贺龙的遗物,一看就哭。

到了2021年,《元帅之死》里贺龙连雨水都不许喝的镜头还能出现么?当然不能。因为党魁习近平说:「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为人类谋和平与发展。」「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贺龙之死让我想起《九评共产党》里的一句至理名言:「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丢掉小命。」(文/姜青)△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1/8/29/73089.html
打印机版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贺龙文革惨死周恩来之手 纪登奎吓出一身白毛儿汗(多图)
 
 
邮寄材料被拒收 王全璋再提申诉(图)
 
 
反活摘世界峰会9月举行 19国专家将与会(图)
 
 
一位母亲无法支付行李费陷困境 年轻人:我来付(图)
 
 
早该如此!美国星岛日报无奈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多图)
 
 
贪财庸医害人性命 果报终将偿命(图)
 
 
女子驾车爆胎困路边 警察免费帮换一套新胎(图)
 
 
合同藏霸王条款 北京业主维权无果(图)
 
 
 
齐高帝受命于天 施宽仁政治以安天下(图)
 
 
15年如一日 出租司机无偿帮老人购物(图)
 
 
美日印澳在南海联合军演 应对中共威胁(图)
 
 
视频新闻:喀布尔遇袭 赵薇的麻烦可大了 (图/11视频)
 
 
张海告武汉政府瞒疫 接受采访被阻(图)
 
 
新闻简述(图)
 
 
微电影《抓捕》没什么台词 却震惊四座(图/视频)
 
 
阿富汗华人:塔利班承诺不可信(图)
 
 
 
 
3岁儿子讲述前世记忆 英国喜剧演员吓坏了(图)
 
 
国台酒业女员工被性侵 公司要求撤回报案(图)
 
 
阻断塔利班资金 国际两大金融机构暂停援助阿富汗(图)
 
 
揭秘江泽民为什么想要刘晓庆的命(多图)
 
 
大难不死的宰相崔元综(图)
 
 
千佛院的传说(图)
 
 
各国即将结束撤离 英国:必须放阿富汗人走(图)
 
 
美最高法院下令 恢复"留在墨西哥"移民政策(图)
 
 
公安厅副厅长溺亡疑点多 涉落马高官(图)
 
 
母亲欢庆两早产儿奇迹成长 经营慈善献爱心(图)
 
 
宁波女大学生被杀案 非裔外教被起诉引议论(图)
 
 
卸磨杀驴 北京八达岭山庄遭强拆(图)
 
 
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 首次在美国本土测试(图)
 
 
暖心房东 将卖房获利与所有前房客分红(图)
 
 
丢魂儿啦?!王毅这不是活人的表情(多图)
 
 
酒后吐真言 国脚主教练谢晖遭停职(图)
 
 
 
 
做了坏事 可以欠债不还吗?(图)
 
 
全球供应链受阻 运费飙升 或带累欧美购物季(图)
 
 
婚宴中途母牛难产 澳洲新娘穿着婚纱跑去接生(图)
 
 
火星男孩道出真机:中国圣人将拯救世界!(图)
 
 
古代一诺千金的故事(图)
 
 
消防专家遇难 三百多同事参加他女儿毕业典礼(图)
 
 
强行先检测病毒 医院贻误救人被举报(图)
 
 
【铁证如山系列讲座】第七集 1999年后中国器官海外倾销(图/视频中英字幕)
 
 
靠曾庆红起家的赵本山 谁亲近谁死(多图)
 
 
善恶一念各有报 福祸无门唯自召(图)
 
 
寻找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图)
 
 
爱尔兰新特赦法案:移民"黑户"有望洗白(图)
 
 
直播预告 2021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图/视频)
 
 
轮回奇闻:转生作猪 为了还五元钱(图)
 
 
检举局长被拘留 女子遭警察猛踹致昏迷(图)
 
 
二贤祠的传说(图)
 
 
马里兰学生的发明 轮椅婴儿车 送老师特殊礼物(图)
 
 
新闻简述(图)
 
 
郑板桥教子 品德为重(图)
 
 
看到邻居家失火猛敲门 美国女子救一家六口(图)
 
 
端点星义工陈玫与蔡伟刑满获释(图)
 
 
英国:盟友和北约不再进军阿富汗(图)
 
 
我的前世是安妮・弗兰克(图/视频)
 
 
苏东坡一身忠直正气 多次与鬼神谈判(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杂谈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