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015年3月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人能转世!官媒开始谈论这个敏感话题(图)
 



现世的吴师彩和吴师航双胞胎姐妹。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史兴礼综合报导)「再生人」这种轮回转世的故事,从古至今从未间断过。过去,这些真实的故事在国内官方媒体比较忌讳谈,只在乡里乡间流传,现在则不然。去年8、9月间,官方媒体开始谈论这个敏感话题。报导称:「湖南省怀化市通道县坪阳乡,出现了挑战人们认知的现象,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竟然知道他们自己前世是谁,而且这样的人为数不少。」多少人呢?今天我们就讲一讲这个故事。

我的前世是汉族人 小的时候到那边(前世的)妈妈那里 我就会讲汉话

在坪阳乡都垒侗寨有一个叫石爽人的,大家都称她石妈妈,看上去她的年龄有50岁左右,当记者采访她时,身着侗族服装的石妈妈,却语出惊人,一口流利的汉话,道出了她的前世今生,她说:「我的前世是汉族人,是通道转兵的。老家在那个地方。我小的时候到那里跟(前世的)妈妈睡在一起,我就会讲汉话。」

接着,向记者回忆起她前世死时的前后情形,石妈妈说:「我跟邻居何家大嫂,下到地里去种豆子。种豆子回来,下到路边鱼塘里去洗脚的时候中毒了,回来浑身都痒,后来就发高烧,发了三天高烧就死了。就是这样子,我的前世的名字叫姚家安。我人死了,就感觉自己浮了起来,好像浮到楼上,浮到楼上这个人就回不去了(魂儿离开身体了)。虽然他们在做什么我都知道,但我就是说不出话来了」。

「后来怎么转世投生的记不起了。等到我一两岁的时候,还不太会爬,半趴不爬的,我就在堂屋里爬了。爬到楼梯口。就听那个楼下很多人在舂米啊,又听到牛在叫,我就讲我找的地方不对,我熟悉的地方怎么这样呢?这不是我的地方,我老是在找,老在找,就把这些东西都找出来了」。这时石阿姨用手比划着自己在地上画着她前世的图案。她接着说「这一辈子小的时候,这一片的老人都把我当成汉族的孩子。因为一个生下来不会讲侗话,可会讲汉话;再一个是性格上都是对侗族人,包括对侗族文化一点都不通,而且十六七岁之前我一直都是听,很少说话,因为我不会说。」讲到这,她笑着说:「那个侗话都是听的。」

侗族大歌是侗族文化的特点。提起侗歌,石妈妈说:「现在你要我唱侗歌,侗歌里面的东西我也不懂,我也都不会唱」。

讲到去前世的家认亲,石妈妈说:「我前世的妈妈,我第一次去认亲的时候,她看到我就知道这个人和她死去的女儿,一模一样的性格和喜好。说就是这个样。」她说:「我前世的儿子年龄比我还大些,直到现在都叫我是妈。」

经过多方的验证,石妈妈前世的家人,终于认定了她就是这个家死去的姚家安。

姚家安是1962年死的,死的时候她才24岁。她留下了两个孩子,一个3岁大的女儿,儿子才3个月大。1962年到现在已经50多年了,当时她的两个孩子那么小,怎么会记得妈妈呢?

他们的相认安排的妙到极处,很有趣,石妈妈说:「那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他们本来就比我大不了多少,儿子比我只大10个月。当老师喊出他们的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是我的儿女,因为他们的名字是我取的。后来我前世的儿子何逢春听到别人讲,她(指石妈妈)是你的『妈』。可能是这样的。所以他就回家和他的老奶奶讲了。老奶奶听了就讲,你们把她带回来,让我问一问她」。就这样10岁的石阿姨被她前世的一双儿女带去认亲了。她高兴极了,「我有了机会去找前世的家了,我认得的。一路上他们在考我,问我这个房子、那个房子 还有那个房子的。我记得的,我们的家就在一条小溪边,最后,走到溪边了,我就讲是这个地方。」见到老奶奶(石妈妈前世的婆婆),经过老人家反复询问,许多事情都丝毫不差。最终大家都不得不相信石妈妈就是前世的姚家安了。

从此石妈妈更是和两个孩子来往密切,真的成了他们的妈妈。她说:「我一个星期没看到我的两个『孩子』,我心里空空的。我老往那里跑。后来他们又上山做清明的时候,他(前世的丈夫)就叫两个孩子,还到山上送什么清明,干脆把那个人喊过来算了。」

而后,记者随着石妈妈去了她前世儿子何逢春的家。何逢春说:「她是妈妈转世,我们都相信,因为我奶奶说,她说的太对了。我们一直都以母子相称,过节时就喊她来过节,有时还给些零用钱。」他们就是这样和睦相处了半个多世纪。

在坪阳乡这个只有7,800人的乡镇,像石妈妈记忆前世的「再生人」就有110多人。他们有的原来是爷爷现在变成儿子、原来是男的现在变成是女的、还有的原来是人后来变成虫子再转生成人、甚至有一家三四口人都是再生人。更具传奇色彩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转世再生的故事。

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前世因缘

石倍盛和姚倍罗生前是坪阳乡都垒侗寨一对不离不弃的好朋友。22年前,倍罗因受到父亲斥责,萌生弃世的念头,不曾想其好朋友倍盛也要跟随一起死,于是双双凑钱买农药喝下自尽。而后又双双投胎转世,成为该乡新寨村吴局聪夫妇膝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

说到这对双胞胎姐妹吴师彩和吴师航,姐姐吴师彩前世名叫石倍盛,妹妹吴师航前世名叫姚倍罗。

一天,记者来到新寨村吴局聪夫妇家里采访,孩子的母亲杨羡花,讲述了她分娩这对双胞胎的前后蹊跷经历,她说:「就在这『双姐妹』出生的前几天,我就听人说了,都垒侗寨有一对年轻姐妹喝农药死了的事情。此后,我常常在分娩前的阵痛中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一对年轻女子跟着我进了家里来。分娩后,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当时姐姐生下来后不哭,老人以为(孩子)不行了,等到妹妹一落生,两个人才一起哇的哭起来。当时我并没有想到她们是相约一起来投胎转生的」。

「两个孩子小的时候,轮流吃奶、轮流洗澡,老大喜欢睡在床边,老二睡床里,如果放错了位置,就自己调换过来,都不互相争吵。我只觉得两个孩子很通情达理,听话。后来,两姐妹2岁多,还讲不太清楚话时,特别爱睡觉,整天恍恍惚惚的。

长到3岁,一天妹妹突然说起『我不叫吴师航,叫姚倍罗』。我们不相信。可是,待她们慢慢长大,懂了点事,她们姐妹逢人就说她们是坪阳乡的石倍盛、姚倍罗。并常常断断续续说起,她们死的时候的事,记得很清楚,当年如何喝的农药,如何倒在茶油地里,又如何被人埋了等等。

不久这件事就传到了姚倍罗前世的母亲杨桂钟的耳朵。有一天倍罗就说:『今天我前世的妈妈会来看我们,要准备些好菜。』(倍罗的前世父母)来了之后,两姐妹更是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一一跑进她们的怀抱,久久不愿离开。当时老二就主动相认,讲了一些以前的家事。后来她到前世的家那边时,还说出了前世留下的衣服,在哪里她都知道。」

于是,记者跟踪采访到了吴师航的前世父母亲那里,姚倍罗的母亲说:「一听说,就去那边(今世姐妹出生的家)找过,当时她(吴师航)就认我,还谈了许多家里的那些事啊,什么东西放在哪里啊,她说的都很清楚,我一看说的这么清楚,也就相信了。」吴师航前世的父亲说:「我当时没打她,只是骂了她两句,没想到她竟做了这样的傻事。出事后我很内疚,现在我感觉女儿又回来了,觉得很高兴。」

后来,随着都垒的人来的次数多了,两姐妹对他们讲了许多过去的往事,件件事情如发生在昨天,令姐妹俩前后两世出生地的乡亲们不得不信。

如今,两姐妹俩都长大成人了,也都有了自己的家。她们上辈的父母都对自己的女儿转世很欣慰,且十分疼爱她们。姐妹俩也十分留恋自己前世的家,时不时就要到都垒家去看看,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

前世为人母 转世男儿身

48岁的吴民恩,3岁时就说自己上辈子名叫姚明然,是姚明标的姐姐。他讲到:「姚明然就是两世前的我,我原来在那一世嫁到当地杨家后曾生有两女,生育三胎时因难产而去世。我清楚记得上辈子死于难产时的情景。当时,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我那一世的母亲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孩子,想我们女人要受这样大的痛苦,下辈子就是做只昆虫也要做只雄昆虫啊。』后来,我死后真的变成一只雄昆虫后,又被人踩死。这样才投胎转世到当地,为吴家的大儿子」。

据报导,吴民恩很小时就能够指认他过去的「娘家」及其「娘家」所有人等,尤其对其生育的两个女儿,如今身为人父的吴民恩还是以其「养母身分」自居。两个女儿也乐于接受他就是她们过去的母亲这样的事实,他们俨如一家人。

有人说,这听起来很像是一段段的神话故事。是像神话故事,这百十号能够记忆起前世的人被安排聚集在一处,这奇异的现象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也就绝不偶然。它生动地展现了我们通常肉眼看不到的人类生存状态的真实一面。其实,人就是这样生生世世循环往复地轮回转生着的。人类的生存状态就是这样的。

这很有趣。不是吗?假如我们每个人前世的记忆都被打开,就会发现我们就生活在如同这坪阳乡再生人生活的境遇中,毫无差别。只不过是我们的前世记忆在出生时被关掉了。

中国民间一直流传一个类似神话的传说,说为了让人转世后记不起来前世,所以投胎前都被灌一碗孟婆汤。还说有人没有全喝下去,所以投胎以后就还记得前世的事,看来古代民间的传说还真不是瞎说。△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5/3/1/61024.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人能转世!官媒开始谈论这个敏感话题(图)
 
 
何栗及第拜相死于异国 一生不出相命所测(图)
 
 
90后脑瘫女孩 鼻尖下的网店(图)
 
 
北京EMS国际快件现身河北地摊出售(多图)
 
 
俄反对派领袖遇刺 数万民众莫斯科游行(图)
 
 
习近平把老江和刘云山玩儿成了段子(图)
 
 
曾庆红的材料中纪委已经准备好了(多图)
 
 
农村小伙娶妻难 小康农家因婚返贫(图)
 
 
 
悉尼千人龙舟赛庆羊年(图)
 
 
人言为信 信誓旦旦(图)
 
 
朝鲜禁外国人参加平壤马拉松(图)
 
 
洛阳上百公司倒闭 堵路游行跳楼上访频发(图)
 
 
小老虎跳楼!习让吕加平写信要求被释放(多图)
 
 
朝鲜船运公司改船名 逃避联合国制裁(图)
 
 
能预知未来的慧辨和尚(图)
 
 
宽容是一种幸福(图)
 
 
 
 
2岁童跑3里路 迎接爸妈返乡过年(图)
 
 
与生俱来嗅觉功能 可预知死亡的「幽灵猎人」(图)
 
 
青海都兰县未满19岁藏僧被迫还俗(图)
 
 
谁模仿谁?涡状星空竟与梵高画作惊人相似(多图)
 
 
广东千逾村民 堵国道讨耕地(图)
 
 
冥冥之中有定数 明朝奇僧的预言(图)
 
 
欧洲小厨师俱乐部(图)
 
 
外客入欧 将辨识指纹脸部特征(图)
 
 
记得158年来3次轮回转生的老人(图)
 
 
江泽民父子秉承「闷声发大财」(图)
 
 
普京离婚前后为啥对糟糠冰火两重天(多图)
 
 
魏征和狄仁杰一段类似的经历(图)
 
 
挪威新护照 紫外灯下显极光(图)
 
 
英国议员涉嫌钱权交易被停职(图)
 
 
辽宁省领导不会为赵本山跟习死磕(多图)
 
 
桂林风景区山场被占 村民游行示威抗议(图)
 
 
 
 
神给她这种能力是为让人相信神的存在(图)
 
 
忆我的父亲习仲勋(摘录)(图)
 
 
五十年面貌不变 旧识见证丁约兵解(图)
 
 
寄信给天堂的父亲 收到回信(图)
 
 
全国各地数千访民 两会前涌进京城(图)
 
 
港媒看习主席家风:从习仲勋身上学到五件事(图)
 
 
老江国内怕去镇江,国外为何怕去这里(多图)
 
 
谦卑宽容 忍辱修身(图)
 
 
《百年孤独》之父告别信:如果明天永远不来(图)
 
 
超级震撼:相信那一双清澈的眼睛(图)
 
 
穆迪看坏俄国经济 调降信用评等(图)
 
 
大年初一的警示:近江,你就麻烦(多图)
 
 
乌东大规模换俘 美考虑对俄实施严厉制裁(图)
 
 
全国民众新年期间疯抢红包(多图)
 
 
羊年走势!新华网要闻头条 吓死江(多图)
 
 
轮回转世 德国商人找到自己前世影子(图)
 
 
男子死在火车洗手间 8小时后才被发现(图)
 
 
羊年 环宇寻找人类失去许久的心(多图)
 
 
上帝把我推了下来 黑人变白人(图)
 
 
田忌的预见(图)
 
 
哲学堂公园漫步(图)
 
 
清平乐 镇江(图)
 
 
老太招聘女儿 通过面试可获4套房(图)
 
 
复兴航班空难 生还者再谈奇迹(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