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讀者園地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
 
 
 
 
 

 
 
2019年7月4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王全璋成為呆滯木頭人的秘密被揭曉(多圖)
——G20那天 李文足終於見到了王全璋
 
蔣嘯珍
 



王全璋、李文足曾經的全家福。兒子泉泉再見到父親的時候已經六歲了!4年未見,李文足說,若走在街上,認不出這位老人竟是丈夫王全璋!



正直律師替無罪百姓辯護,卻被中共非法政權殘酷折磨到妻子都不認識他了。



左二李文足:我可以無髮,你(中共)不可以無法!這4人都是709家屬。她們把頭髮剃光,誓言見不到王全璋,決不蓄髮。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蔣嘯珍報導)經過4年的抗爭,李文足終於見到了渺無音訊的丈夫、人權律師王全璋。啊,他還活著,他真的還活著!

帥氣的人權律師王全璋因為4年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現在已經是世界名人,而他那漂亮、善良而堅強的妻子李文足現在也成為了世界名人,是因為她為見到自己的丈夫而不屈不撓、毫無畏懼。

發生了什麼事?「709」。

2015年7月9日(史稱709),那天中共抓捕200多位人權律師的惡性事件震驚世界。王全璋律師就是其中之一。儘管國際社會對中共肆無忌憚的罪惡已經屢見不鮮,但這樣大規模抓捕律師的惡行還是驚倒了國際社會。他們更想象不出,律師被抓捕以後,會出現被失蹤、完全失去音訊的恐怖狀況。

王全璋被捕後四年中,家屬不知他的去向,不知生死。逼得他的妻子李文足懷抱幼兒,開始了一年又一年的尋夫歷程。一個曾經足不出戶的弱女子,在這四年中,經歷了被中共的警察長期騷擾、被驅趕、被逼遷、被中共派遣的流氓黑社會羞辱、圍攻的種種苦難。最近的視頻還顯示,連報導她的日本記者都被當街毆打。一個弱女子帶著2歲的幼兒整整奔走了四年,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之下,中共才勉強讓這一家人見面。

事後,李文足對海外正義媒體說:「此次見到他後,心裡非常難過,很難受。」她說,王全璋走路正常,聲音沒變,皮膚很黑,就是蒼老得像老年人,要是走在路上,一下子認不得他了。4年,僅僅4年。他經歷了什麼,不知道,但他的外表已經泄露了一切。

下面我們來轉載李文足寫的一篇文章,如下:

李文足:我終於見到了丈夫王全璋

我拉著兒子泉泉,和全秀姐(王全璋的姐姐)一起被警察帶著走進會見大廳。

我眼睛緊緊盯著玻璃墻裡面坐著的男人,認出了那就是全璋。我激動的朝他笑,並揮手。但是他瞟了我一眼,沒有表情,還把頭扭向一邊不看我。我心裡緊了一下,但顧不上多想,趕緊坐下,隔著玻璃拿起電話。全璋沒有表情,低著頭,開始給我們撥電話。

我努力平復著翻江倒海的心情,看著他的臉,笑著說:「老公,好久不見了……」

全璋的目光彷彿沒有焦距點,並沒有與我四目相對。他目光空洞,不知道看向哪裏,慢慢回了一聲:「好久不見。」

我趕緊把孩子推到前面,說:「泉泉,叫爸爸。」全璋看見兒子,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算是笑了一下。

泉泉興奮地叫了一聲爸爸,說:「爸爸你吃得好嗎?」全璋慢慢地回答:「吃得好,有炒菜,有饅頭,有包子,有加餐,什麼都有……」我抱著兒子,全秀姐拿過話筒,問了一句:「加餐都加的什麼?」

全璋聽了全秀姐問話,朝我看了一眼,目光又轉到一邊,表情又回到木木的,嘴裡喃喃道:「加餐加了什麼……」

全璋開始撓頭,彷彿陷入痛苦的思考中,左右晃著自己的光頭。

突然,全璋一下子焦躁起來,說話聲音都高了八度:「我很好!監獄對我很好!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我趕緊從全秀姐手裡接過電話,開始安撫他:「全璋,別著急,別著急,慢慢說……」

全璋更焦躁了,眼睛避開我的視線,低頭不住的反反覆覆嘮叨:「我很好!我很好!監獄對我很好!我長胖了。我高血壓好了。我不吃藥了!現在吃鈣片,每天都吃。我住的也很好……」(註:每天都吃藥!)

我眼淚流了下來,看著全璋瘦削的臉,他身高176,以前可是180斤的體重啊。他這叫胖了?他的皮膚本來是白皙的,但是現在除了臉變得很黑,手上的皮膚都是黑的了。他本來整整齊齊的兩顆大門牙,中間竟然有了極寬的牙縫。

我的眼淚一直流、一直流。坐在我懷裡的泉泉把我手裡捏的紙巾掏出來,給我擦眼淚。全璋抬頭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滯的、麻木的。他看著我流淚,彷彿在看一個外人,而不是他四年未見的妻子。

我淚眼模糊地看著全璋,全璋又把視線移開了。我是他妻子,為什麼他不看我呢?

全璋好像平靜了一點兒,拿起了一直攤在他面前的一張紙,說:「我有事要交代你。我怕自己記不住,就寫到紙上。」

我豎起耳朵,想聽他交代事情。全璋開口,急促的說:「我擔心你……你別做了……你看卞曉暉就是要求會見,就被抓了。我擔心你……你什麼都不要做了……」

(卞曉暉是全璋以前的當事人,是個大學生,自己父親因煉法輪功被剝奪會見權,卞堅持要求律師會見父親,舉牌抗議,就被抓了,判了四年。)

全璋反覆說擔心我,眼睛卻盯著那張紙,說完一句,好像不知道再說什麼,眼睛就在紙上找。

我趕緊安撫全璋:「沒事,全璋。我沒事……」

全璋又開始暴躁了起來,眼睛盯著紙,很痛苦的樣子,嗓門再一次提高:「你不要做,我擔心你。帶好泉泉,讓泉泉好好上學。泉泉受影響,對泉泉不好!」

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別擔心!」

全璋低著頭,不看我,低吼了起來:「泉泉不好,你看不出來!你不知道!」

我被全璋的反應驚住了。他拿的那張紙,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字,他放在手中翻來覆去,卻再沒看一眼。他眼睛也不看我,只是無目地的看著地上 ,我說什麼他似乎都無法接受,也聽不進去。

泉泉在我旁邊忍不住了,抓過電話,安撫著爸爸:「爸爸,我很好。真的很好!」全璋彷彿沒有聽見泉泉的話,嘴中依然叨叨著:「你看不出來。你不知道……」

我眼淚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流出來。

這時電話裡「嘀」的一聲,全璋木木的說了一句:「還有一分鐘了。」

泉泉喊了一句:「爸爸,我愛你!」全璋彷彿機器人一般,木木的語調平直的回覆了一句:「我也愛你。」

話筒裡沒聲音了。全璋站起身,我們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貼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的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後轉身,走了。十幾米的路,我看著他的背影,眼淚又流了出來:四年了,他竟然像編好程序的呆滯的木頭人,連回頭看我們母子一眼都沒有。

李文足
2019年6月28日晚8:30於臨沂

王全璋被強迫吃藥的後果

李文足問:在裡面怎麼樣?

王全璋答:一直很好。

問:怎麼好?

答:監獄裡一直很照顧。

問:吃得好不好?中午吃的什麼?

答:啊……(急躁,一下子就想不起來了,不停地摸頭。)

李文足表示,他的記憶力嚴重衰退。「他以前不是這樣的,全璋是一個比較溫和的人,我們在一起,夫妻感情很好的,他在我面前不會發脾氣,不會很急躁,跟我說話都非常好,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李文足還透露,在會見的過程當中,王全璋身旁始終坐著一個警察拿著本子,全程記錄王全璋都說了什麼,還有一個警察全程拍攝,家屬的身後站了五六個警察,會見時間有半個小時。

王全璋每天都在吃藥,監獄告訴他,說是鈣片。可是他連中午吃的是什麼都記不起來,他吃的是鈣片嗎?

王全璋成為呆滯木頭人的秘密

王全璋為什麼像編好程序的呆滯的木頭人?一位維吾爾族的女子透露中共迫害維族人的情況,讓外界相信王全璋被注射了不明藥物造成的。

在2018年9月以前,維吾爾族穆斯林Gulbakhar Jalilova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個全女性集中營營地實習了15個月。

在那段時間裡,她看到被囚者每天都被注射不明藥物,並且,每個月還會被注射一種物質,旨在「麻痹你的情緒」,「該針劑讓你感覺你沒有記憶。你不想念你的家人,你不覺得自己想要出去。你什麼感覺也沒有——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她說。

王全璋不就是這樣麼?連剛剛吃的飯是什麼也記不住。見到4年沒見的妻子和兒子,非常淡漠,如同陌生人。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府啊!用民脂民膏去研究如何把老百姓變成傻子、癡呆!

越是中共想讓你怎麼樣,你就越往相反的方向做

現在美國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接受採訪時表示,共產黨的邪惡,如果你沒有真正地跟共產黨打過交道,沒有經歷過那種心理戰,了解它們的狀況,你就很難理解。所以,今天我們看到了,(王全璋的狀況)透露了非常多的信息。因為現在真正給共產黨形成障礙的不是王全璋了,而是709妻子。這是為什麼共產黨對王全璋這樣幹,反過來也是對李文足的一種打壓。

陳光誠最後強調:凡是中共說的東西,要去逆向思維,如中共讓他對妻子說,你別再管我了,別再維權了,好好在家照顧孩子。那李文足就要逆向思維了,就要考慮加大力度去抗議,加大力度去維權,加大力度去把中共的邪惡揭露出來。這就是一個正確方向,越是中共想讓你怎麼樣,你就往相反的方向做。陳光誠說的極有道理。

香港人害怕自己成了下一個王全璋

6月21日,臺灣中央社、美國自由亞洲電臺都報導了題為「港人為何反送中 看王全璋的遭遇就知道」的文章。文章說,有人會問:「為什麼香港人要反送中?」、「沒有犯法,為什麼要怕在中國內地受審?」

文章稱,看看大陸長期為弱勢群體辯護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遭遇,就知道港人為啥要反送中。

王全璋,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維權等敏感案件遭中共當局報復,他也是2015年「709案」中首批被關押的律師,也是最後一名被審判者,王全璋去年12月被秘密庭審,無罪卻被判坐牢4年半。

王全璋自被2015年7月9日秘密失蹤後,直至現在,兩歲的兒子已經六歲了,他的妻子李文足成了舉世聞名的上訪尋夫專業戶,才見到丈夫第一面。李文足說,走在街上根本認不出這個老人會是自己那帥氣、正直的丈夫。

王全璋律師為自己的客戶仗義執言,犯了什麼法?中共不但要讓他坐牢,還將他大腦弄殘。所以,香港200萬人走上街頭,反抗惡法。

這樣的政黨建立的政府,你不讓它垮,你就沒得活!(記者蔣嘯珍)△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9/7/4/69361b.html
打印機版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王全璋成為呆滯木頭人的秘密被揭曉(多圖)
 
 
前世造孽今世還 欠命還命乃天理(圖)
 
 
拒持武器的士兵救下75命 獲最高軍事勛章(圖)
 
 
山東百余中考生家長抗議中考移民(圖)
 
 
新聞簡述(圖)
 
 
夢遇耶穌 汽油潑身燒3次 毫髮未傷(圖)
 
 
暖心媽媽抱著嬰兒發送小禮包獲讚許(圖)
 
 
弒殺至親 近期頻發生人倫悲劇(圖)
 
 
 
入疆遊客被中共偷裝軟件 7.3萬項內容遭監控(圖)
 
 
「我能過來嗎?」川普驚世之舉(圖)
 
 
中央督導組京滬掃黑被批作秀(圖)
 
 
FBI籲美大學監控與中共相關的學生學者(圖)
 
 
步入朝鮮!川普三救金正恩 (多圖/3視頻)
 
 
修身拒色 志道方成(圖)
 
 
涉嫌猥褻多名兒童 惡魔老師被刑拘(圖)
 
 
江天勇雙腳嚴重浮腫 就醫一度被阻(圖)
 
 
 
 
伊朗鈾存量超限 白宮:絕不許其發展核武(圖)
 
 
意圖在人間扮演「神」:中國共產黨是邪教組織(圖)
 
 
川金三會50分鐘 雙方同意重啟無核化談判(圖)
 
 
美中恢復談判 川普新聞會聚焦六大議題(圖)
 
 
流浪狗進藥房 尋求善心藥劑師療傷(圖)
 
 
G20峰會閉幕通過大阪宣言 倡自由公平貿易(圖)
 
 
謝燕益律師全家再遭北京警方逼遷(圖)
 
 
僧人預言"七死而不死" 內閣首輔劉健傳奇(圖)
 
 
古印度德瓶和阿拉丁神燈的傳奇故事(圖)
 
 
小笑話:曾慶紅向羅幹請教絕招(圖)
 
 
夏至節俗別忘了吃麵好養生(圖)
 
 
行善積德 延壽消災(圖)
 
 
G20峰會 川普再給習近平一次機會(多圖)
 
 
記得數次轉世經歷的人(圖)
 
 
酪梨籽變身環保餐具 240天自然分解(圖)
 
 
公司搬遷賠償不公 深圳工人維權半月(圖)
 
 
 
 
新聞簡述(圖)
 
 
背著父親編織的書包上學 老師驚艷感動(圖)
 
 
憶起前世遭迫害致盲 女子白內障不治自好(圖)
 
 
中共改編基督教讚美詩歌 不倫不類(圖)
 
 
廣東村民遊行 阻水源地建垃圾焚燒場(圖)
 
 
蓬佩奧訪阿富汗 望9月前達和平協議(圖)
 
 
他拒絕這種方式報恩 全家免滅頂之災(圖)
 
 
美日澳連手對抗中共 在南太平洋提供融資(圖)
 
 
蔡順拾椹(圖)
 
 
上傳六四酒瓶照片 維權人士遭刑拘(圖)
 
 
美國對伊新制裁 蓬佩奧抵中東尋建全球聯盟(圖)
 
 
魏斯神奇的催眠術為法輪大法鋪路(多圖)
 
 
科技新戰場 美提法案阻中共竊生物技術野心(圖)
 
 
以信義經商治家的晉商喬致庸(圖)
 
 
古建材製作吉他 共鳴絕佳音色溫暖(圖)
 
 
幼兒園園長語出驚人 只養天鵝不養豬(圖)
 
 
真愛臺灣!暴雨襲凱道 正氣拒紅媒(多圖)
 
 
澳洲將建新港口供美軍使用 反制中共擴張(圖)
 
 
舉報操場偷工減料 教師遭埋屍16年(圖)
 
 
喇嘛身體能放出熱量烘幹濕冷床單(圖)
 
 
北京失業律師擺地攤 控訴當局濫權(圖)
 
 
?BBC中文網與英文網咋不同調兒(多圖/視頻)
 
 
川普白宮會晤加總理 其轉身去找佩洛西(圖)
 
 
正直之士 國家之寶(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雜談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