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
 
 
 
 
 

 
 
2016年1月8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這奇事嚇的她丈夫翻窗進的屋(圖)
 
許靈
 



「我在淚幕裏看到了很多神仙,都穿著那種大袖子的古裝衣服,說不出來的漂亮」。

【人民報消息】上網搜尋,無意中發現一件國內的奇事,神奇到什麼程度啊?神奇到她丈夫都不敢直接進屋,是翻窗進去的。到底發生啥事兒了? 咱還是從頭說,這樣讓人看起來比較明白。噢,對了,還沒介紹她的姓名,她叫劉文君。

一個醜閨女童年的最快樂時刻

劉文君的上面已經有了七個孩子,到她這兒,父母很希望是個男孩兒,但事與願違,生下來是個丫頭片子。

剛出生時,她的八爺拿著算命書對照,說這孩子命相不吉利,是個「喪門星」、「掃帚星」。她媽不樂意聽,也不願意承認,就又從城裡請了雙目失明的算命先生給她算命。這位先生卻說劉文君「是被神佛從天上貶到人世間贖罪的。一生魔難多,但這是好事。」從此她媽逢人就講:「我這個醜八怪閨女將來還能讀上天書哪!」

劉文君說:「我長的醜,從小身體虛弱,硬活幹不了,也就總是被家人忽略,哪怕一整天都不見我的蹤影,家人也不會想起我去找我。」


躺到柴火垛裏看神佛!
農村家家地裏都有柴火垛,都是玉米稭堆起來的。燒火時,就到那兒摟一抱,摟的次數多了,柴火垛就被摟出一個窩來。劉文君說:「每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躺到柴火垛裏,看天空,想心事,有時候會偷偷流淚。有一天,當眼淚在我的眼睛裏流出時,我在淚幕裏看到了很多神仙,都穿著那種大袖子的古裝衣服,仙女在天上飛,說不出來的漂亮,我心情立刻好了起來。那之後,只要我心情不好,我就跑到柴火垛那兒,去看神仙、看仙女,那時候,我以為別人也能看到這樣的景象,所以並沒有把這當新奇告訴過任何人。」原來她的天目是開著的!

在她上小學的時候,總會在田地間遇到一位有著長長白鬍子的老頭,別人都看不見這位老人,只有她看的見,「他總會送給我小冊子看,小冊子裏邊都是神話故事,我可願意看了,我知道的神話故事很多都是那時候看來的,每次看完,也不知道啥時候,小冊子就沒了。」

第一次大魔難

劉文君26歲那年,全家搬到了縣城,30歲時結婚了。結婚時,由婆家出工出料在劉文君娘家的房後院為小夫妻倆蓋了一座新房,房子裏外也就30平米,房子由東向西連同門前的小院兒占了房後三分之一的面積,房子小,院子也小,自行車推進來,得倒著退出去。新房的右側還有三分之二的空地,娘家賣給了另一戶人家,那家人家在那塊地上蓋起了兩層樓。

有了家,也有了房,劉文君本以為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可以過屬於自己的日子了,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盲人算命先生所說的「一生魔難多」才真正開始。

她說:1983年,我生了老大,是個女兒,這時我感覺自己身體不僅僅是虛弱的問題了,幹點活兒就累的不行,娘家媽和婆婆都認為我不堅強,我就咬牙硬挺著,使勁幹活,但實際上我自己最清楚,我的身體已經是支撐不住了。

兩年後,她懷上了第二個孩子,在懷孕五個月的時候,單位有事,就騎自行車去了,在路上和另一輛自行車相撞,撞得不重,那人連停都沒停就走了,劉文君從自行車上摔了下來,在地上向前擦了一下,當時也沒太在意,只是感覺腿有點疼。

沒多久,她的右腿就不好使了,在懷孕七個月的時候,已幾乎是癱在炕上了。家人想讓她把孩子做掉,可是,醫院不給做,怕她死在手術臺上,劉文君不得不堅持著把孩子生下來,生孩子前,娘家媽說生完孩子就好了。

第二個孩子是個男孩兒,一兒一女湊一個「好」字,本來是件高興的事,但生完孩子,劉文君並沒像娘家媽說的那樣好起來,相反倒徹底癱瘓了。一開始,她的右腿骨頭鉆心的疼,不敢動不敢碰,後來連疼都不疼了,根本就沒了知覺。

兒子剛出生,女兒才三歲,劉文君成了癱子,這個家一下子就陷入了困境。她丈夫是民辦教師,工資很低,有時候都開不出工資來,結婚剛幾年,又接連生下兩個孩子,家裏一點積蓄也沒有,根本就拿不出錢來給劉文君治病,她不得不躺在炕上在痛苦中煎熬,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感覺就是在等死。

一個神奇的夢:延壽10年

兒子快三個月的時候,一天劉文君做了個夢,說是夢,可是清清楚楚的,身臨其境。

劉文君說:在夢裏,兩個警察樣的人進屋來,瞅了瞅我,走了,隨後又進來兩個女的,進來就把我領走了,朝著西南方向走,去的地方很陰暗,我們到那兒的時候,那兩個警察樣的人也在那兒,我和那兩個女的剛到,就見來了一個大官,瞅了瞅那兩個警察樣的人,又瞅了瞅那兩個女的,說:「你們先別走,我問她幾句話。」

大官問我:「你婆家信啥的?娘家信啥的?」我說:「婆家信天主,娘家啥也不信,聖經我看了,我老婆婆讓我看的。老婆婆讓我信天主。」大官又問:「那你信沒信啊?」我說:「聖經講的挺好的,都是讓人學好向善的,但我沒正式加入進去。」大官又問:「你為啥不正式加入呢?」我說:「我看他們信主的沒按照聖經要求去做,他們是信徒,但是,他們沒按照聖經這本書上說的去做,他們說的一樣,做的又一樣,我不想跟他們在一起。」大官說:「那你將來咋辦?」我說:「將來我要找一個最好最好的法門,就是天底下從來都沒有的那法門。」他說:「那你有信心嗎?」我說:「我有信心啊。」他說:「好,給你10年時間。」

說完他就對那兩個警察樣的人和那兩個女的說:「給她頭髮解開。」先前,他們已經把我頭髮盤起來了,盤的很高很高的。那兩個女的解開我的頭髮後,就把我送回來了。

劉文君說:我被領去的時候感覺飄飄悠悠的走了,回來又是飄飄悠悠回來了。剛一回來,我就醒了,睜開眼我就想啊,使勁想使勁想,想我剛才去哪兒了呢?

天亮的時候,劉文君的媽來了,她就跟母親說了這個夢。她說:「那人個兒挺高的,白凈兒的,穿的是人世間的衣服,白襯衫,還系著領帶,樂呵呵的。」

正說著這個夢的時候,她媽忽然驚奇的說:「你昨天都不行了,今天咋又有勁兒說話了呢?」劉文君說:「那個大官說給我10年的時間,我可能還有10年的壽吧。」就在那個夢後,她婆婆張羅著借錢把她送醫院去了。

醫生一檢查,說她身體裡的結核菌嚴重超標,是正常人的幾十倍,右側骶髂骨已經壞死了,得手術換掉,當地的醫院根本沒做過這樣的手術,但是,家裏沒有錢,沒法送她到大地方去看病,無奈就只好和本地醫院的大夫商量:你們盡力吧,總比等死強。

1987年1月28日,劉文君被推上了手術臺,大夫從她右胯骨上取下一塊骨頭,磨成骶髂骨的形狀給她安上了,手術非常成功,那位主刀大夫還因為治她的病出了名並調到了省城。

碰到好心人

手術做了剛三年,劉文君又癱瘓了。

她在醫院住了一百天,婆婆來替她看孩子,她一出院,婆婆就回去了,因她家房子實在是太小了,婆婆也沒處呆。另外,周圍的房子都比她家的高,所以終日不見陽光,屋子裏漆黑漆黑的。鄰居常常偷偷議論這房子,說她家的風水完全被周圍高出來的房子給遮住了,都說:「這家人家還能活過來嗎?」

婆婆走時,女兒三歲,兒子才七個月,劉文君天天躺在炕上,盼著自己好起來,她把兩個孩子摟在身邊,一邊一個,她告訴女兒:「你就喊老天爺呀,快點讓我媽好吧,神佛呀,快點讓我媽好吧,好了好伺候我老弟。」她這一教,女兒就大聲的喊,一個字都不落,兒子小,還不會說話,他聽姐姐喊,他就對著房頂使勁嚷:「噢、噢……」。她們娘仨,天天就這麼喊。一百天后,劉文君慢慢站起來扶著墻學走路,前仰後合的走不穩,也能對付著把飯菜做熟了。

在她出院的時候,醫生曾經囑咐她丈夫,雖然手術成功了,但是得養,不能幹活,還得適當補充營養,以保證手術換上的骨頭周圍長出新肉來,把骨頭包裹上,但是,家裏條件本來就不好,手術又欠了很多外債,根本達不到醫生的要求。

她丈夫得上班掙錢,不可能在家裏照顧她,家裏地方小,外人也呆不了,就是有地方呆,誰又有時間來照顧她啊,所以絕大多數時間家裏都只有她和兩個孩子,家裏窮的叮當響,經常是連飯都吃不上,確切的說,有吃的時候少,沒吃的時候多。

第二次大魔難──徹底癱瘓

在手術三年後,因為沒按醫生要求的那樣休養,劉文君的右腿又沒知覺了,原來病情較輕的左腿也徹底沒了知覺,連翻身的能力都沒有了,她徹底癱瘓了。

第一次手術時,醫生告訴了她骨結核是怎麼回事,「現在,我自己就知道了,結核菌已經在我的身體裏泛濫了,表面看著沒有傷,只是紅腫,疼的不敢碰,實際上裏邊的肉都已經是爛的了,我已經沒有了絲毫治療的價值,家裏也不可能送我去醫院了,第一次手術時欠下的外債還沒有還完,誰又肯再把錢往我們家這個無底洞裏填呢!死亡對我來說已經成了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兒。」

她徹底癱瘓後,兒子因為營養不良,嚴重缺血缺鈣,生命垂危,劉文君又突發闌尾炎,不得不手術。真應了算命先生的那句話,她的「一生魔難多」。

劉文君和小兒子一起住進了醫院,躺在病床上,她輾轉反側,感覺很對不起丈夫,「自從我嫁進了人家的門,就沒給人家帶來好事兒,我在心裏問蒼天:我真就成了別人說的『敗家娘們兒』嗎?真就是 『喪門星』、『掃帚星』嗎?真的是犯了哪條天法,被貶到人世間贖罪的嗎?!」

最讓她怎麼也琢磨不明白的是,算命先生說她「一生魔難多,但是是好事」,怎麼受這麼大罪還是「好事」呢?!

徹底癱瘓的七年裏,劉文君象個硬板一樣直挺挺的躺在炕上,瘦的枯骨一樣,身體只有一寸多厚,皮膚皺皺的像魚鱗似的,躺的時間長了,後背開始長褥瘡,整個後背爛的連成片,招來蒼蠅到處飛,丈夫不在家的時候,屎尿就全靠孩子往出弄,孩子小,弄不乾淨,屋裏臭味特別大,嗆的人都不敢進屋,後背浸出的膿水透過身下的墊子,一點點把炕面都漚塌下去了,街道要是有啥事,誰上她家來通知,都是捂著鼻子,說完趕緊就走。

她家房後的鄰居不是「雪裏送炭」,而是「雪上加霜」,總往她家房根上倒髒水,冬天的時候,水凍成冰,冰高的離房檐只有一尺的距離,到開春的時候,凍水一化,從屋裏用手一按墻,直往屋裏淌,幾年的工夫,整個房基就塌了,整個房子向下坐了下來,在屋呆著都害怕哪天被砸死。

別人送的東西也無福享受

劉文君全癱在炕上,她說「除了還能喘氣,就跟死人沒啥區別,別人給送的東西,我都經常是吃不到嘴。」

有一次,她三姐打發孩子給送來一筐土豆,能有十多斤,放廚房了,結果,人前腳走,耗子就出動了,只一天的工夫,連倒騰走的,加上嗑的亂七八糟的,沒剩一個完整的。

劉文君老奶家在屯子住,有一年,給送點豆包來。她家院裏有個缸,老奶給刷乾淨了,把豆包放裏邊,又蓋上了缸蓋。囑咐孩子說:拿完豆包,把缸蓋蓋上,再擱磚頭壓上,省著刮風啥的刮進土去。

這回沒問題了吧?結果,老奶剛走,豬就進院了,豬在裝豆包缸那兒一拱,缸就倒了,豬在豆包上連踹帶拉屎,豆包就都被豬屎糊上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劉文君有個老同學每年去南方度假,回來都要來看看劉文君,給她拿來好多衣服,很多吃的。有一回,她又拿來很多衣服和吃的,她把從飯店買來的魚擱在劉文君家的鍋臺上了,尋思等孩子回來吃。結果,這位好心的同學走了,不知怎麼回事,豬又來了,那豬用嘴巴一晃,就把吃的都晃地上去了,這豬可吃的實惠,都吃了。癱倒在炕上的劉文君急的乾喊也沒用,那豬不吃完了不走!

再次呼喊:真佛啊,您在哪兒?

前後10年間,劉文君第一次手術時欠下的外債、兩個需要扶養的孩子和她痛苦煎熬、度日如年的生命,壓得她家象天塌了一樣。這日子對她不但是苦到極限的煎熬,對她丈夫來說也是啥時候熬到生命的終點啥時候算。

1996年,劉文君瘦的只剩下一堆骨頭,那年女兒13歲,兒子才10歲。五月初八那天,這倆孝順孩子商量:「給咱媽整到南地蹓躂蹓躂去。」他倆借了個手推車,使使勁就把劉文君抬到車上了。

南地是城南的一塊空曠地,孩子們挖野菜,劉文君躺在車子上,看到了地南頭的廟,一看廟,她又想起來了:「這世上到底有沒有真佛啊?這麼多年了,我還沒看到真佛呢,找不到真佛,多受罪我也不死!」

想著想著,她抑制不住的又大聲喊:「真佛啊,您在哪兒?!」要往回走時,小的時候跟隨媽媽一起喊的倆孩子說:「媽呀,待會兒回去就別喊了,讓人家笑話,我倆倒無所謂。」

孩子把媽媽推回家,連拉帶抱的擱炕上了。

劉文君不知道,就在她在南地大聲呼喊尋找真佛的時候,離夢中大官給她的10年延壽期僅剩下2個月。也就是說,這2個月之內她再找不到她心目中的真佛,那她就真的得走了。

新搬來的一個老太太

劉文君娘仨剛從南地回來,她家附近新搬來的一個老太太就來了,這位老太太經常上劉文君家來,也不嫌屋裏有很重的屎尿味。老太太一看她回來了,高興的喊:「哎呀,哎呀,正好你回來了,我都來好幾趟了,你看看這本書,你看看這書,實在太好了,你看了這書,就不能尋死上吊了。我剛得到,沒顧得看完就送來讓你先看。你看看這本書,保證對你有幫助。」

劉文君連連擺手拒絕,意思是你拿回去吧,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的書啊。

老太太說:「你都這樣了,誰還騙你啊?!我騙你幹啥吧?你看看吧,要對心思,你就看,要不對心思吧,你就再還給我,行不行?」劉文君尋思,可也是,生病多年不僅有肺結核、淋巴結核、骨結核,還抽風,抽風抽的傻傻的了,這書總不可能越看越壞吧,那就看看吧。

老太太說,慢慢看。也沒限制個時間,就把書留下了。

這一睡把孩子們嚇壞了

劉文君打開書先看到《論語》,剛看了兩段,心裏一震:「真、善、忍是宇宙特性。宇宙還有特性呢?一直以為宇宙就是自然現象呢,就是空氣啥的,沒想到他還有他的特性呢。」

就這麼想著想著,劉文君感覺身上就像過電了似的,身上酥酥的,可舒服了,「從打來到人世間,從來沒有那麼舒服過,可好可好了!一舒服了,我就把眼睛閉上了,這書還在胸前支著呢,我睡著了。」

「這一睡,我就感覺自己上天了,那天呢,可藍可藍了,星星向我一眨眼一眨眼的,好象都在看我似的,在天的南邊出現了一個大佛,我能看多遠,佛就有多大,那佛說的話是立體聲音,震天震地的,還帶有回音。在我正看佛的時候,我看見在我的目光下方黑壓壓的人群,在那嘲笑我呢:「看那齜牙咧嘴的,身上爛乎乎的,象魚鱗似的,還想修佛?」我瞅瞅他們,女人都穿著連衣裙,抹著紅嘴唇,還穿著高跟鞋;男的,腰上別著大哥大,都在那兒嘲笑我呢,我尋思,可不能看你們,快點看大佛,一會兒大佛走了。」

劉文君還在夢裏呢,孩子嚇壞了,把她推醒,說:「媽呀,以前你都說睡不著覺,今天咋睡著了?」她就跟孩子說,「我上天了,看見大佛了」。然後把夢裡的事兒跟孩子說了一遍。這倆孩子相互瞅瞅,說:「咱媽口齒伶俐了,還有精神頭了,咱倆肯定是做夢呢,不能是真事。」

倆孩子就去前院找他們舅媽去了。他倆對舅媽說:「看我媽,身體咋好了呢?還能說話了,是不是真事啊,是不是我倆做夢呢?」他們的舅媽說:「盡扯呢!」倆孩子拉拉扯扯就把他們舅媽整家裏來了。一看,劉文君扶著炕沿在地上站著呢,雖然站不穩,但是,能下地了。他們舅媽可嚇壞了,七年的癱瘓,突然站地上了,那多嚇人啊!她嚇的一溜煙就跑了。她這一跑,院子裡的雞就炸窩了,到處亂飛,這一下驚動了鄰居。

丈夫嚇壞了,有門卻走窗戶

很多鄰居聞訊過來看稀罕,看見文君在屋裏扶著炕沿挪,沒有炕沿的地方就扶墻挪,直到挪進連著的廚房裏,但誰也沒敢靠前。

正在這時,劉文君的丈夫回來了,一看,家門口圍了那麼多人,他尋思肯定是老婆死了。那些鄰居看見他都說:「看看吧,看看你媳婦吧,她咋的了?」文君丈夫說:「那就是早晚的事,都在意料之中。」鄰居說:「不是死了,是好了!」他說:「哎呀,說這些假話幹啥呀?!」他尋思鄰居在安慰他呢,象往常一樣把車子倒進院子,支在墻邊,往屋裏一瞅,哇,全癱7年的妻子在廚房站著呢!他真害怕了,都沒敢從廚房這門迎著她進屋,而是一步上了窗臺,從窗臺進到裏間屋。

他一眼看見了炕上的《轉法輪》,就拿起來看,看了十多頁,到廚房說:「我知道你是看這本書看好的,這本書的作者可不是一般的作者,這本書你得老看下去,不能放下,不能病好了就拉倒。」

過後,劉文君跟丈夫學他當時說的這些話,他說:「我也不知道我當時說了啥。」原來是佛借他的嘴點化啊!

最激動的是文君的媽媽,她對著書中的照片邊磕頭邊說:「您就是我閨女要找的真佛啊!」△

(人民報首發)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1/8/62761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這奇事嚇的她丈夫翻窗進的屋(圖)
 
 
貴州上千教師罷課討獎金(圖)
 
 
世人善惡之行 冥司皆有紀錄(圖)
 
 
兄妹純真言語流露出的真情(圖)
 
 
日本將歸還美國鈈元素 總量相當40多枚核彈頭(圖)
 
 
五年後 習近平重新踏上這塊土地(多圖)
 
 
中紀委監察站的幾則小消息(圖)
 
 
英國向中國公民推出多次訪英的兩年簽證(圖)
 
 
 
審明冤案 不貪不占的元代清官(圖)
 
 
聖女貞德:神諭的執行者(圖)
 
 
拾荒老人資助貧困學生 善行遺留人間(圖)
 
 
深圳的士罷駛 抗議霸王條款(圖)
 
 
屠呦呦24年後申請新藥的歷史意義(圖)
 
 
想賣真正中國設計的高定婚紗設計師(多圖)
 
 
兩則奇聞 動物教導人類該如何做人(多圖)
 
 
習近平這兩段話一針見血 非常到位(圖)
 
 
 
 
沙特、巴林、蘇丹陸續宣布與伊朗斷交(圖)
 
 
無臂教師用腳書寫鼓舞學生(圖)
 
 
!新華網這元旦新聞把什麼都說啦(多圖)
 
 
冤案26年 河南王玉虎終獲清白(多圖)
 
 
避免主權困擾 比利時歸還與荷蘭相鄰的領土(圖)
 
 
伊朗「善心墻」引回響(圖)
 
 
邪淫業折盡福祿(圖)
 
 
長記性:江澤民強力腐蝕鋼鐵長城(多圖)
 
 
他們幫我們找尋到失去的傳統美德(多圖)
 
 
外星文明的新證據:火星發現數字58(多圖)
 
 
國際新聞簡述
 
 
牛鈴之聲 在心中回響(圖)
 
 
輕重道人(圖)
 
 
人民報2016年新年賀詞(圖)
 
 
萬難?習近平當政後禁止三寸金蓮(多圖)
 
 
為官以便民為先 在家則友愛兄弟(圖)
 
 
 
 
李娜首秀網球綜藝節目(圖)
 
 
奧巴馬擬繞過國會 行使總統權力落實槍隻管制(圖)
 
 
百病纏過身的四川退休女教師遞冤狀(圖)
 
 
中澳自貿協議生效 澳洲奶粉4年內免關稅入華(圖)
 
 
多國領導人新年致辭 聚焦「和平」與「反恐」(圖)
 
 
中國名人第一村(圖)
 
 
扎克伯格曬最新全家福(圖)
 
 
歲末家園被強拆 屋主怒擲燃燒彈(圖)
 
 
習近平過年出三拳 江系根本架不住(圖)
 
 
古代與現代的換心與人格轉換(圖)
 
 
一個身體被多個靈魂輪流主宰的悲哀(圖)
 
 
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將首次訪華(圖)
 
 
甘守清貧的賢妻典範(圖)
 
 
世界最長壽四胞胎 齊賀80歲生日(圖)
 
 
歲末勞工討薪潮 僅現冰山之一角(圖)
 
 
效仿薄熙來!瀋陽黨官不顧個人安危(多圖/視頻)
 
 
津巴布韋宣布人民幣為流通貨幣的歷史意義(圖)
 
 
新華網這國際新聞 奧巴馬都吃驚(圖)
 
 
積財不積德 到頭一場空(圖)
 
 
伊拉克軍隊擊潰IS奪回第二座主要城市拉馬迪(圖)
 
 
歲末週五大集訪 京滬人數居冠(圖)
 
 
習又翻一案 少女服刑13年後無罪釋放(多圖)
 
 
印度總理莫迪訪巴基斯坦與巴總理短暫會面(圖)
 
 
「直」不等於沒教養(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