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2016年1月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冤案26年 河南王玉虎終獲清白(多圖)
——專題:公檢法治下 冤情深似海
 
袁通
 



「強姦殺人犯」王玉虎多次到河南三門峽市中級法院討判決,20年來無果。



王玉虎取保候審時,已經滿身是病。



為王玉虎辯護的陜西耿民律師,已經滿頭銀發。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袁通綜合報導)陜西律師耿民,在36歲時接了一個案子。如今,他已61歲,滿頭銀發,案子仍然沒有結論。這是一起強姦殺人案,「罪犯」王玉虎因17歲未成年而死裏逃生,如今,他已是一名43歲的中年光棍,背負著罪名過了26年。

◎ 造假證明 攬來死罪

這是1989年7月底發生在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的「王玉虎強姦殺人」案。

1989年7月29日下午,靈寶市豫靈鎮文峪村21歲的未婚女青年宋某某在田間遭強姦殺害,屍體被拋入深溝。案發後,當地人心惶惶,白天婦女下地要男人陪伴。

警方項目組進村後,展開拉網式偵查。村裏15至60歲的男人都被要求寫出案發當天行蹤。17歲的王玉虎因其家人在排查時寫的一份「證明」,成為重要疑犯。

案發當天,王玉虎正在幫父母收、曬玉米,有5名證人證實他並無作案時間。但是不識字的母親背著他,請人寫了他當天外出走訪親戚的假證明,主要是想撇清他當天不在,與兇案挨不著。王玉虎知道後大為惱火,但假證明已交給了公安。

王玉虎被關了起來。警察問得最多的話是︰既然案子與你無關,為啥要寫「假」條?王玉虎在連續3天3夜的審訊下,招供了「強姦殺人」的作案經過,遂被起訴。

最初,當地群眾還斷定王玉虎沒那麼大的膽子;死者家屬也不相信是與死者認識的王玉虎幹的。但畢竟他「招認」了,而且據說還「招」得有鼻子有眼。

警方為此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公捕大會,血案就此一錘定音。憤怒的死者親屬把王家砸了個底朝天,還用刀砍傷了王玉虎的大哥。

王玉虎的母親壓根而也想不到一份假證明,竟給兒子帶來了「死囚」命運。惟一值得慶幸的是,案發時王玉虎未成年,因而留下一命,被判死緩。

◎ 律師辯護 一審判死緩

1990年初,王玉虎的父親找到陜西省渭南地區律師事務所律師耿民,哭訴︰「王玉虎案發那天下午就和我在一起幹活,哪能去作案?肯定是抓錯人了!」耿民有點不相信,便安慰他說︰「如果真是這樣,法院會把人放了。」

耿律師隨後動身去法院查閱卷宗,並會見了王玉虎。

王玉虎向耿律師描述了當時招供的經過︰

警官︰「作案時你見死者穿何式褲子?」王玉虎答︰「是女式的。」

警官︰「不對,你再想想。」王玉虎(想了想)︰「是男式的。」

警官︰「死者穿的褲子是啥顏色的?」王玉虎︰「是藍色的。」

警官就在審訊室的黑板上寫了一個「藍」字,又寫了一個「黑」字,隨後在「黑」字下劃了兩道杠杠,並反覆提問。王玉虎︰「是黑色的。」

王玉虎對耿律師說,審訊過程就這樣,說「對」了,就記入筆錄,否則就體罰。他的頸椎、腰椎多處骨折,身上至今有傷疤。在看守所內的血衣,他保留了數十年至今。

耿律師在查閱卷宗後,發現該案存有數十個矛盾和疑點。比如,「姦殺地」距宋某某「摘豆地」相隔數十米,口供中王玉虎雖然提到過「摘豆地」,但他並不知道宋家「摘豆地」的具體位置,無法做出描述。對「姦殺地」,他從來就沒提及過;又如,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王玉虎當天到過起訴書所說的「本村西嶺地」(摘豆地)。

耿律師再根據王玉虎「供詞」,結合發案現場繪出了王當天「作案」時行走路線圖,並沿圖進行最快速的用時實測,結果用時80分鐘。這就是說,即使不算作案時間,也已超出控方證人說的「當天下午有約一小時的時間空隙」。

「供詞」的重要情節,也與警方勘查所得相去甚遠。比如王玉虎交待說看見死者內穿肉紅色的秋褲和三角褲頭,與警方屍體鑒定書上記載不符;王交待說是在站立情況下將對方掐死,隻字未提死者與之搏鬥扭打的情節,而警方勘查筆錄與屍體鑒定書上卻有著死者有負傷、曾與兇手進行過殊死搏鬥的記載;而現場提取的毛髮與被告人血型一致(均為B型血),並不能確認王玉虎就是兇犯;鑒定死者血型所用檢材,是在死者血衣上任意剪取的一塊而非屍體血液,無法確認是兇犯在搏鬥受傷後所留…。

耿律師認為王玉虎無罪,但是三門峽中院法官則說︰「要放王玉虎,得先把真兇抓來。」這顯然不是律師應該做的,也不是律師能做到的。而且,給王玉虎判了死刑,就等於把真兇永遠掩藏在無人知道的地方。但是,如果把王玉虎給釋放了,那麼當初破案有功的警方項目組的臉今後要往哪裏擺?如果真要重起爐灶,事隔一年,已錯失破案先機的警方,破案機會豈不更加渺茫?

1990年8月21日,三門峽中院作出一審判決︰王玉虎目無國法,膽大妄為,光天化日之下強姦殺人,其行為已分別構成強姦罪和故意殺人罪,且手段殘忍,情節惡劣,後果特別嚴重。被告人犯罪時年齡未18周歲,應當從輕處罰。數罪並罰,判處王玉虎死緩,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 上訴無效 維持原判

一審宣判後,王玉虎及其親屬堅決不服,提出了上訴。耿律師亦前往北京申訴。

由於死者血衣、可能帶精斑的褲頭在偵查階段「丟失」,只有死者陰道提取的混合斑檢材尚在。在當時的進退維谷中,耿律師偶然認識了一種新技術——DNA。他得知西安醫科大學劉明俊教授從美國學習歸來,並引進了一套檢測設備,先後兩次前往請教,提出對王玉虎做DNA鑒定的請求;同時,他得知河南已有利用DNA技術破案的實例。但他跑過去後,河南高院一女法官答覆︰死者血型復檢和DNA對比檢驗沒有必要。

1991年5月15日,河南高院終審裁定︰維持原判;王玉虎被送往河南省第二監獄服刑。

◎ 鍥而不捨 取保候審

雖屢屢受挫,耿律師卻堅持繼續為王玉虎洗刷冤屈。

長時間的長途奔波,讓耿律師頻頻發生胸悶和心臟早搏,體力愈加不支。此時的王家,生活更是十分困難,甚至出不起律師的交通費。耿律師只好從西安一位商人朋友處借錢相濟,到監獄會見了王玉虎。王玉虎的哥哥則背著幹糧進京申訴。

1992年1月,河南高院向耿律師所在的律所發出一封「勸服函」,稱王玉虎強姦殺人案已審理終結,請耿律師息訴。但是,耿律師不為所動。

1992年3月,耿律師攜案卷材料,第二次進京,把材料轉給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秘書處後,他又寫出《莫讓楊乃武式歷史悲劇重演》的文章,分送中央有關機關和媒體。不久,全國人大常委會責成最高法院和河南高院對該案進行全面覆查。

1993年4月,項目組法官約耿律師到三門峽市徵求意見。

顯然,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和最高法院的關切下,審判機關才委託鑒定機構作了DNA鑒定,且有了明確結論。(不過,卻是在10年後,才被另一位律師給曝光。)

1994年12月底,河南高院再審裁定稱「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三門峽中院重審。

1996年3月27日,王玉虎在獄中收到這份裁定書。其後,被帶回靈寶市看守所。又在看守所度過3個月後,終於在1996年7月11日,以「取保候審」的名義,開釋回家。距離1990年7月10日耿民第一次上書要求依法釋放王玉虎算起,已經整整過去了6年。

獲釋後的王玉虎滿身傷痛,還患上了嚴重風濕病。他直不起腰,不能勞動。他的「罪犯」身份,讓他無法正常生活,至今43歲仍然孤身一人。

「畢竟誰會跟一個死囚談對象呢?就連找工作也四處碰壁。」王玉虎的同學孫永平說。

◎ 拍案驚奇 隱匿翻案證據

王玉虎等著法院重審該案,洗刷汙名。但是,他的案子成了燙手山芋,始終沒人過問。

10年過去了,15年過去了,20年也過去了,王玉虎的父母已先後含恨辭世,三門峽中院仍未對此案重新開庭審判。

2013年12月,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關押。無法無天的公檢法,終於開始感受到壓力了。

2014年6月,王玉虎的同學孫永平資助王玉虎在當地請了一名律師,為他跑重審的事。赫然發現,早在1994年,河南高院隨同再審裁定下達給三門峽中院一份「(1994)豫法刑函字第52號」函件中已明確指出「現場提取的死者陰道內擦拭物上的精斑,不是被告人王玉虎所留。」

該函指出︰被告人(王玉虎)供述的作案過程跟屍檢結果不一;被告人供述的現場情況與現場勘察情況有出入;被告人供述的拋棄被害人鞋子的位置與實際不符。最重要的一點,則是公安部第二研究所對被告人血液和死者陰道的擦拭物(內有精斑)做了DNA檢驗鑒定——鑒定意見認為︰「現場提取的死者陰道內擦拭物上的精斑,不是被告人王玉虎所留。」

這意味著︰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和最高法院的過問下,審判機關早在1993年到1994年申訴期間,就已委託鑒定機構作了鑒定,且有了明確結論。

2014年12月,耿律師給河南高院提出兩點建議︰

1. 依據DNA鑒定結論,由河南高院直接宣告王玉虎無罪。

2. 如該院不能直接作出王玉虎無罪的判決,建議按照刑訴法回避的規定,指定三門峽中院以外的中級法院管轄。

「生命對法律的敬畏,源於裁判對生命的尊重。如果裁判強施於生命,那麼,生命也將無視法律。」耿律師說,若非案發時間距他成年還有90多天,王玉虎腦袋早搬家了;他的清白,現在應該到來了。

◎ 警拒撤案 冤案高懸

為何重審這起姦殺案、還王玉虎清白,要擱置20年之久呢?

公檢警互相推諉,不敢認錯是主因!

2015年3月19日,三門峽中院辦公室主任王保奇在接受一家媒體採訪時稱,該案卷早已退回了公訴機關三門峽市檢察院,檢方又退回了偵查機關靈寶市公安局。

「案卷沒在我們這裏,我們也沒法進行審理。」王保奇說。

2015年3月,耿律師發信給靈寶市公安局局長衛鐵峽,請求對王玉虎終止偵查並撤銷對其刑事立案。衛鐵峽約見了耿律師後,當面表示這不是錯案,王玉虎還是嫌疑人,並且對DNA鑒定意見有不同看法。

耿律師說,「警方說還在偵查。我問他們啥時候偵查結束?啥時候移送檢察院?他們說檢察院不收此案,然後又說最近會再移送一次。」

有網評說,對於退回檢察院的補充偵查案件,嚴格說來,檢察院不能再退回公安機關。然而在實踐中,有些檢察院卻在起訴證據不充分時,主動撤回起訴,再將案件退還公安機關處理,以期「證據齊全」後,再重新公訴。或許本案情況正是如此,才使得案件離開法院後,陷入再也回不來的尷尬境地。即便如此,當地公安也須具備新證據才能重新立案,更不能如此久拖不決,把一起冤案做成了「懸案」。不得不說,這些打法律擦邊球的辦案伎倆,嚴重歪曲了法律原意,違反了正當程序,侵犯了被追訴人權利,在這期間顯然還有不少赤裸裸的違法辦案。正是公檢法三家的多重瀆職、侵權,將一起冤案,辦成了雙重冤案——不僅是實體上的冤案,更是程序上的冤案。

2015年12月4日,靈寶公安做出了《終止偵查決定書》,決定對王玉虎終止偵查。

2015年12月29日,背了26年強姦殺人罪名的王玉虎,向三門峽市中院和河南省高院遞交了國家賠償申請。

◎ 真兇或已不在人世

這起命案的兇手如果不是王玉虎,那麼會是誰呢?當年警方有沒有發現?他在何處?

耿律師稱,1996年,王玉虎在被取保候審釋放後的第二天,曾在二哥的攙扶下,帶著從山裏采來的一籃野拐棗前往探視耿。他深深地向耿律師鞠了一躬,沒有笑容,也沒有眼淚。隨後,他顫微微的口唇,十分清晰地講述了一段始料不及的故事︰

1989年,經警方十多天的突審排查,與死者同村的張某(死者戀人)、宋某(身上有血跡)、王玉虎、王玉虎大哥4名男子被列為懷疑對象。

4人中除王玉虎外,王玉虎大哥儘管當初因替王玉虎申訴精神倍受挫傷,但如今尚健在。另外兩名嫌疑人,張某已自殺;宋某在偵查初期曾被發現身上有傷,並從其床下搜出帶血衣褲和血手帕等,但王玉虎被刑訊逼供後「招供」,宋某被排除了。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為什麼搜出帶血衣褲和血手帕等卻放過宋某,而對王玉虎卻把頸椎、腰椎多處動刑造成骨折?

宋某後因流氓罪,另案獲刑6年。服刑中他被寬大假釋,但後來又犯了一起殺人案,恰逢1996年「嚴打」被判處死刑。在殺人案審判中,王玉虎由監獄解回,與其同關在一個看守所。雖未見面,但二人因案件在當地均是「知名人士」,王玉虎稱,他從與宋同監舍關押的人口中聽聞,宋某在被判死刑伏法前的一次懺悔中,道出了1989年姦殺案的秘密。

耿律師說,因這位與宋同監舍關押的人姓名和去向均不詳,上述說法是真是假,無從考證。不過,公安辦案中卻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蹊蹺。例如︰

據王玉虎被傳訊之前1989年8月20日的一份「靈公屍檢(89)第47號」《死因鑒定書》︰「…死者陰道內見精斑(詳見物證檢驗)…」但卷內所附《物證檢驗鑒定書》,委託檢驗日期卻是9月20日,作出結論是9月27日。晚了一個多月是何原因?當年8月20日前就已作出的《物證檢驗鑒定書》哪兒去了,結論是什麼,又為何棄而不用?9月27日《物證檢驗鑒定書》關於死者血型,使用的檢材是從死者衣褲上剪取的「一塊血布」,其血跡無法排除是搏鬥中由兇犯留下的。所檢結果,死者和嫌疑人宋某的血型均為O型。此後,現場提取的死者帶血的衣褲、屍體血液以及可能帶有精斑的褲頭等關鍵證物,更是再無下落。

耿律師認為,這些嫌疑和蹊蹺並沒有得到令人信服的解釋。

不過,嫌疑人宋某已在1996年因另案被執行死刑。「不管怎麼說,公安部第二研究所的DNA檢驗結論已為王玉虎洗清了冤屈。」

附︰「王玉虎案」時間表

1989年7月29日,靈寶市豫靈鎮文峪村21歲的未婚女青年宋某某在田間被強姦殺害;

1990年8月21日,因案發時被告人王玉虎未滿18歲,三門峽中院作出一審死緩判決;

1991年5月15日,河南高院終審裁定維持原判;

1992年3月,全國人大常委會責成最高法院和河南高院對該案進行全面覆查;

1993年4月,項目組法官約律師到三門峽市徵求意見;

1994年12月底,河南高院再審裁定稱「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原判,發回三門峽中院重審;

1996年7月11日,王玉虎得以「取保候審」回家;

2014年6月,律師發現,早在1994年,河南高院曾隨同再審裁定下達給三門峽中院一份函件中明確「現場提取的死者陰道內擦拭物上的精斑,不是被告人王玉虎所留。」

2015年12月,王玉虎拿到了警方的終止偵查決定書,並申請國家賠償。△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6/1/3/62743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冤案26年 河南王玉虎終獲清白(多圖)
 
 
避免主權困擾 比利時歸還與荷蘭相鄰的領土(圖)
 
 
伊朗「善心墻」引回響(圖)
 
 
邪淫業折盡福祿(圖)
 
 
長記性:江澤民強力腐蝕鋼鐵長城(多圖)
 
 
他們幫我們找尋到失去的傳統美德(多圖)
 
 
外星文明的新證據:火星發現數字58(多圖)
 
 
國際新聞簡述
 
 
 
牛鈴之聲 在心中回響(圖)
 
 
輕重道人(圖)
 
 
人民報2016年新年賀詞(圖)
 
 
萬難?習近平當政後禁止三寸金蓮(多圖)
 
 
為官以便民為先 在家則友愛兄弟(圖)
 
 
李娜首秀網球綜藝節目(圖)
 
 
奧巴馬擬繞過國會 行使總統權力落實槍隻管制(圖)
 
 
百病纏過身的四川退休女教師遞冤狀(圖)
 
 
 
 
中澳自貿協議生效 澳洲奶粉4年內免關稅入華(圖)
 
 
多國領導人新年致辭 聚焦「和平」與「反恐」(圖)
 
 
中國名人第一村(圖)
 
 
扎克伯格曬最新全家福(圖)
 
 
歲末家園被強拆 屋主怒擲燃燒彈(圖)
 
 
習近平過年出三拳 江系根本架不住(圖)
 
 
古代與現代的換心與人格轉換(圖)
 
 
一個身體被多個靈魂輪流主宰的悲哀(圖)
 
 
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將首次訪華(圖)
 
 
甘守清貧的賢妻典範(圖)
 
 
世界最長壽四胞胎 齊賀80歲生日(圖)
 
 
歲末勞工討薪潮 僅現冰山之一角(圖)
 
 
效仿薄熙來!瀋陽黨官不顧個人安危(多圖/視頻)
 
 
津巴布韋宣布人民幣為流通貨幣的歷史意義(圖)
 
 
新華網這國際新聞 奧巴馬都吃驚(圖)
 
 
積財不積德 到頭一場空(圖)
 
 
 
 
伊拉克軍隊擊潰IS奪回第二座主要城市拉馬迪(圖)
 
 
歲末週五大集訪 京滬人數居冠(圖)
 
 
習又翻一案 少女服刑13年後無罪釋放(多圖)
 
 
印度總理莫迪訪巴基斯坦與巴總理短暫會面(圖)
 
 
「直」不等於沒教養(圖)
 
 
秉公執法的邵嗣堯(圖)
 
 
溫暖無私的擁抱(圖)
 
 
美國加油重回每加侖2美元時代(圖)
 
 
粵上萬村民阻建垃圾發電廠(圖)
 
 
橡皮小孩 頭部可急轉180度(多圖)
 
 
今年聖誕奇聞 暗含驚人預言(多圖)
 
 
敘軍方證實「伊斯蘭軍」首領在空襲中斃命(圖)
 
 
獨居 格陵蘭海豹寶寶呆萌個性照(多圖)
 
 
印度母牛4年天天逼停撞死孩子的肇事公車(圖/視頻)
 
 
昭彰神奇的福報(圖)
 
 
解決家居煩惱 肥皂有妙用(圖)
 
 
英女王聖誕致辭:短暫黑暗中尋希望(圖)
 
 
為提早領工資 恐怖褓姆謀殺10名老人(圖)
 
 
海南江系貪官以租代征 違反習指令(圖)
 
 
航海災難地︰日本龍三角(圖)
 
 
《我的神啊》 一部令人震驚的電影(圖)
 
 
外交部:中美追逃追贓合作取得重要進展(圖)
 
 
北京高法跟習叫板 把老江扯了出來(多圖)
 
 
幾個古代清官故事 讀來令人深省(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